壁花羞红
Wallflower Blush
种族 人类
陆马
性别 女性
身份 坎特拉高中的学生
更多信息
眼睛 灰橘黄色
鬃毛 中青绿色
体色 浅灰绿色
配音 珊农·陈-肯特(英语)
户松遥(日语)

壁花羞红(英语:Wallflower Blush),或简称壁花(英语:Wallflower),是一位女性人类,在《小马国女孩》一小时特辑《被遗忘的友谊》和它的改编小说A Friendship to Remember》中作为主要反派出场。她是坎特拉高中的学生及其园艺社的创建者。

《小马国女孩》系列中的描述

小马国女孩:被遗忘的友谊

壁花羞红首次在《被遗忘的友谊》中出场。在《We've Come So Far》的结尾时,余晖烁烁不小心撞到了她。余晖以为她们是头一回见面,但壁花告诉她在九年级英语课时她们就已经见过面,而且自己已经加入学校年鉴委员会一年了,令余晖尴尬不已。当余晖和她的朋友们跟着崔克茜离开工作室时,她随手关掉了灯,让壁花独自留在黑暗中。

在余晖和崔克茜调查余晖朋友们的记忆是被谁神秘地删除的过程中,她们发现罪魁祸首就是壁花羞红。后来余晖用她的晶石力量得知壁花多年来都被她的同学们忽视,没有存在感,之后她无意中得到了四叶贤者多年前埋下的记忆之石。尽管余晖曾经多么刻薄多么恶毒,但她现在很受欢迎,因而遭致壁花羞红的怨恨。她用记忆之石删去了所有人对改过自新后的余晖的记忆,让他们只记得余晖是一个恶霸。

就在余晖和崔克茜要从壁花那里夺来记忆之石的那一刻,她使用记忆之石将她们几小时前的记忆统统删去。之后余晖通过录像重新了解到了一切,在崔克茜的帮助下出去追上了壁花。在她们对峙期间,壁花在余晖朋友们的面前说出了她所做的一切,对余晖恨得咬牙切齿。无论余晖怎样乞求,壁花下定决心要用记忆之石删去她朋友们整个高中以来的记忆,让她们忘记彼此,然而余晖突然间跳到她们面前让自己承受了这一切。在余晖和她的朋友们摧毁记忆之石,恢复了记忆后,壁花意识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带来的伤害并跟余晖和好。

一些日子后,壁花创建的园艺社有了许多新成员,而她在学校年鉴上获得了“最佳园丁”的奖项。

小马国女孩:动画短片 / 小马国女孩:可选结局系列

壁花在第二季的“任雨狂”中登场,在星璇音乐节期间到台下欣赏了余晖演唱的同名歌曲。在“狗狗迷途”中瑞瑞的结局里,她作为背景客串在音乐节的食品摊那里走过。

小马国女孩:单曲循环

壁花羞红在特别篇的开头出场。小马国女孩们刚抵达星璇音乐节现场时,她正在用手机发短信。她后来还出现在安检队伍中和热恋余尘表演的观众中,在余晖和萍琪派到后台夺取溯时护符前她正在和小呆谈话。

其他媒体描述

IDW漫画

《我的小马驹:噩梦骑士》第1期第14页和第3期第1页中,壁花羞红作为一只陆马在厄里斯公主的赌场里出现。

性格

壁花羞红是一个非常害羞且内向的女孩,她总是会被其他学生忽略或是被迅速遗忘,就像是一个小透明。她最初特别痛恨余晖烁烁,因为余晖烁烁广受欢迎的同时多次忽视她的存在。但在《被遗忘的友谊》的高潮部分期间,她的态度渐渐变为了懊悔。壁花还热衷于园艺,因此成立了学校园艺社。

语录

半首歌的时间里,我都在尝试引起你的注意。
I've been trying to get your attention for, like, half the song.

—— 《小马国女孩:被遗忘的友谊

我做下收尾工作……在黑暗里。
I'll just finish up... in the dark.

—— 《小马国女孩:被遗忘的友谊》

我人就在这儿,好吗?
I'm right here, you know.

—— 《小马国女孩:被遗忘的友谊》

哦。那是我的花园。呃,实际上,是学校的花园。我是园艺社的主席。也是其建立者。和唯一的成员。以及唯一去过那花园,见识过它的人。甚至是唯一提过它的人。
Oh. That's my garden. Well, the school's garden, technically. I'm the president of the Gardening Club. I founded it, too. I'm also the only member. And the only one who's ever been to the garden. Or seen it. Or even asked about it.

—— 《小马国女孩:被遗忘的友谊》

你有啥理由注意我啊?毕竟,你可是余晖烁烁。现在大家都喜爱你。[叹息]他们为什么就看不出你根本没变?
Why should you notice me? After all, you're Sunset Shimmer. Everybody loves you now. [sighs] Why can't they see you haven't changed?

—— 《小马国女孩:被遗忘的友谊》

你和我毫无共同点,而且我也不孤独,因为我有……植物相伴!那只是我的心理慰藉。
You're nothing like me, and I'm not lonely, because I have... plants! That sounded less lonely in my head.

—— 《小马国女孩:被遗忘的友谊》

要怎么才能让你付出代价?我做什么都没用啊!我恨你!
How am I supposed to get back at you if nothing I do matters?! I hate you!

—— 《小马国女孩:被遗忘的友谊》

我真是丢人。刚找到记忆之石那阵子,我只抹去一些小事上的记忆——尴尬的问好,说错的话,和几乎所有的公开发言……
I'm so ashamed. When I first found the Memory Stone, I only erased little things – awkward hellos, saying the wrong thing, literally any public speaking...

—— 《小马国女孩:被遗忘的友谊》

如果我没被[年鉴]记载,是不是就说明我不存在了?嗨,只是个玩笑。
If I'm not in [the yearbook], would that mean I didn't exist? Hey, just kidding.

—— 《My Little Pony Equestria Girls: A Friendship to Remember

哦,我还在这儿呢。当然不要紧。我早习惯了。
Oh, I was still in here. But that's okay. I'm used to it.

—— 《My Little Pony Equestria Girls: A Friendship to Remember》

与其作为一个恶棍被人们铭记,我还不如就做个小透明被遗忘。
I'd rather be invisible or forgotten than remembered as a villain.

—— 《My Little Pony Equestria Girls: A Friendship to Remember》

图集

Wallflower Blush introducing herself EGFF.png

壁花羞红图集

另见

英文原文:Wallflower Blush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