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瑟蕾丝
Ocellus
种族 幻形灵
性别 雌性
居所 小马镇友谊学园(第8-9季)
幻形灵王国(曾经)
身份 友谊学园的学生(第8-9季)
更多信息
眼睛 中青色
鬃毛 淡紫红色颈鳍
甲壳与胸甲 偏灰浅北极蓝色
翅膀 ¤ 紫红色亮紫红色鞘翅
亲属 S08E15未命名幻形灵#1(母亲)[1][2]
S08E15未命名幻形灵#3(父亲)[1][2]
S08E15未命名幻形灵#2(妹妹)[1][2]
S08E15未命名幻形灵#4(弟弟)[1][2]
可爱标记
瓢虫
(S8E1)
配音 Devyn Dalton(英语)
演唱配音 珊农·陈-肯特(英语,S9E3

奥瑟蕾丝(英语:Ocellus)是一只雌性幻形灵以及“Young Six”的一员,[1][3][4]她作为暮光闪闪友谊学园的学生,首次登场于正剧第八季。

发展

在2017年8月3日,奥瑟蕾丝的形象首次出现在孩之宝投资者日网络直播演讲文档中的2018年“我的小马驹系列”图片中。[5][6]

在动物学中,“ocellus”是一个用于表达独眼或眼斑的术语,比如无脊椎动物,或者指代像眼睛一样的标记比如孔雀的羽毛。

剧中描述

Thorax introducing Ocellus S8E1.png

在第八季的前两集“立校多磨(上)”和“立校多磨(下)”中,奥瑟蕾丝作为幻形灵的代表被索拉克斯带到了小马镇,以学生的身份加入了暮光闪闪友谊学园。在她初登场时,她行为腼腆,避免和其他小马交流,还经常隐藏自己的真面目,只有在索拉克斯的坚持下才会解除伪装。

在暮光过于严格地执行小马国教育委员会的规章并把课程变得枯燥无味后,奥瑟蕾丝和沙坝加鲁斯暗焰约娜还有银溪一起翘课并在这个过程中成为了好朋友。但在赶回学校参加家长开放日的途中,他们不小心搞砸了活动并破坏了校舍。小马国教育委员会的驹绝会长将他们的玩乐视作是其他非小马生物策划的袭击,被冒犯的领袖们纷纷将各自的学生带离学校,其中也包括奥瑟蕾丝。

Smolder complimenting Ocellus S8E1.png

在学校关闭后奥瑟蕾丝一行并不想和彼此分开,就一起躲进了皇家姐妹城堡。起先他们过得很愉快,但最终他们受到了凶猛的帕克奇的攻击,六主角及时拯救了他们。在奥瑟蕾丝和她的朋友们被询问是否愿意回学校去时,他们都对无聊的课程表示抵触,但暮光和其他小马向他们保证课程会比以前更好也更有趣。在暮光挑战了驹绝会长的权威并重新开放学园后,索拉克斯允许奥瑟蕾丝重新入学并相信她一定能成为幻形灵们的骄傲。

在“本色难演”中,奥瑟蕾丝参演了暮暮有关塞拉斯蒂娅公主的戏剧。在“父母之心”中,奥瑟蕾丝出现在了友谊城堡外。

在“反面教材”中,奥瑟蕾丝和其他同学被苹果杰克云宝黛茜带去进行团队实地考察。这趟考察进行的并不顺利,因为他们的老师一直在争吵以及相互竞争。当团队因划独木舟而落水时,奥瑟蕾丝(以海马的模样) 和银溪一起拯救了约娜。然后一行马开始在自然中漫步,但苹果杰克和云宝黛茜却被困在了一个充满咬咬鱼的峡谷里。学生们齐心协力去拯救老师,奥瑟蕾丝变成了一只更为巨大的咬咬鱼将其他咬咬鱼吓跑了。当他们回到学校时,奥瑟蕾丝和其他同学告诉暮光苹果杰克和云宝黛茜的争执教会了他们如何不去团队合作,并为下个月的月度优秀教师奖提名了她们两个。

Pinkie Pie "you get to keep one cupcake" S8E12.png

在“曲线入学”中,奥瑟蕾丝参加了萍琪派有关分享杯糕和赞美的课程。在萍琪告诉她该怎么做后,她给了约娜一个杯糕,并称赞了她的力量。之后她和朋友们在一场考试后离开了学校。

在“按序分配”中,奥瑟蕾丝和同学们在暮光被可爱地图召唤前观看她展示各种神器。在魔宝奇兵活动期间,奥瑟蕾丝和暗焰分成了一组,她们发现了牦克斯勒的战盔,但她们被无序激活的一套盔甲追赶了起来。当星光熠熠为无视无序而向他道歉并赋予他“副校长”的工作时奥瑟蕾丝和她的朋友们也在现场。

在“留校联欢”中,在一场恶作剧破坏了驱寒夜之树后,奥瑟蕾丝和她的朋友们因都有嫌疑而被留下打扫清洁。在打扫期间,她告诉朋友们自己很喜欢驱寒夜,并描述了幻形灵王国第一次庆祝该节日的情景。在加鲁斯承认自己是始作俑者并要在节日期间接受额外的友谊课程后,奥瑟蕾丝一行都选择留下来陪他。

奥瑟蕾丝一家庆祝“驱寒节”。

在“友校竞争”中,当奥瑟蕾丝和同学们听说了奸商兄弟的友谊大学时,她指出这所院校教授同样的课程只需要一半的时间,并说这可以事半功倍。在“益友未尽”中,奥瑟蕾丝和同学们观看了云宝黛茜和瑞瑞在暮光有关让步的课程中的演示。在“与石俱进”中,奥瑟蕾丝是石蹄课上的学生之一,也是她第一个向石蹄提到了石化咒。

在“魔窟考验”中,奥瑟蕾丝和她的朋友们因为和煦光流的言论而开始质疑他们的友谊。之后他们发现了学校下方的一个洞穴,经历谐律之树给他们进行的考验。作为考验的一部分,谐律之树迫使奥瑟蕾丝面对她对幻形灵一族阴暗面的恐惧,令她变成了邪茧女王的模样。最终她在暗焰的帮助下克服了恐惧,并和朋友们一起逃离了这里。

在第八季剧终剧集“废校天劫(上)”和“废校天劫(下)”中, 奥瑟蕾丝和她的朋友们到云中城进行实地考察,但不巧,不久后小马国就爆发了魔法消失的危机。在暮光一行前往地狱进行调查后,奥瑟蕾丝一行发现驹绝在她们不在的情况下接管了学校,驹绝怀疑他们盗走了小马国的魔法并因此逮捕了他们。

在沙坝和可爱标记童子军帮助他们逃脱并展示出和煦光流阴险的本性后,他们试图放出被魔法陷阱囚禁的星光熠熠,和煦撞见了他们并唆使其他学生与他们敌对。奥瑟蕾丝一行于是和星光一起被困住了,就在他们快和小马国所有的魔法一起被吸入另一个世界时,谐律之树救下了他们,随后他们成功挫败了和煦光流的阴谋。

我的小马驹:最棒的礼物

在节日特辑《我的小马驹:最棒的礼物》中,约娜跟其他Young Six成员乘上了即将出发的友谊快车回家过节。奥瑟蕾丝还在《The True Gift of Gifting》期间短暂出现,于幻形灵王国跟法瑞克斯、索拉克斯和其他几只幻形灵一同庆祝驱寒节。

第九季

Ocellus in a meditation pose S9E3.png

在“古树心芽”中,奥瑟蕾丝和她的朋友们在梦中受到了谐律之树的召唤。回到学校后,他们从暮光和斯派克那里了解到树已经被黑晶王摧毁了。在从至亲那里得到许可后,Young Six回到小马镇各自开始行动来纪念树,而奥瑟蕾丝打算在谐律之洞周围建立一处冥想区。最后,他们一致同意用树的残骸建一间树屋。这棵树感受到了他们亲密的友谊,突然间飞速生长,变成了一座更大的树屋,挺立在皇家姐妹城堡的废墟前。在得到树灵的感谢后,奥瑟蕾丝和她的朋友们加入暮光和斯派克一起探索这间新树屋。

在“遗形去牦”中,当暮光宣布举办情谊舞会的事项时,奥瑟蕾丝和她的朋友们在场。她后来跟朋友们参加了舞会。当约娜以全新小马风格和举止出场时,奥瑟蕾丝对此大吃一惊。在约娜跳舞失控后,奥瑟蕾丝和朋友们试着帮助她。她跟其他朋友后来为沙坝和约娜赢得“最棒小马伙伴”奖而欢呼,并加入了约娜的牦牦斯坦跺脚舞。

在“求闲若渴”中奥瑟蕾丝找星光熠熠帮忙解决她的“自我认同问题”。她也在“最终考验”期间童子军感谢日上出现。

Ocellus "when I say 'friend'" S9E15.png

在“兴致使燃”中,奥瑟蕾丝加入了友谊学园的蹬球团啦啦队,而云宝黛茜极不情愿地成为了这支队伍的教练。她难以大声喊出口号,练习时也无法达到比悄悄话更高一级的音量。在首次排练以失败告终后,她跟其他队员对云宝当教练时的消极态度非常不满。当云宝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举动后,她重新召集起队伍认真开始训练,给了奥瑟蕾丝一个扩音器帮她大声欢呼。

在“按需设岗”中奥瑟蕾丝在瑞瑞的课程上看麦金塔大哥做针线活,后来又在家长会上跟她的家庭和奥塔维亚·梅乐迪一起出场。

在“终末之末(上)”中,奥瑟蕾丝和她的朋友们一起帮助星光熠熠和崔克茜在和煦光流、邪茧女王提雷克大王入侵时疏散友谊学园学生。在“终末之末(下)”中,奥瑟蕾丝召集幻形灵王国的幻形灵参与终局之战帮助小马们击败反派,而她和她的朋友们也帮助六主角和旧小马国栋梁击败了他们。

在“最后难关”中,奥瑟蕾丝参加了暮光闪闪的加冕典礼。她后来以成年后的模样在未来的小马镇出场,并于《The Magic of Friendship Grows》期间出现在瑞瑞的群像小马画面中。

总集篇

云宝黛茜在奥瑟蕾丝和其他啦啦队成员表演完后给予她们鼓励的场景出现在“酷炫回忆”中“兴致使燃”这集的回忆里。

其他媒体描述

《友谊就是魔法》动画短片

在“千音女杰”中,奥瑟蕾丝和她的朋友们一起参加了瑞瑞的课程,学习如何制作传统的驱寒夜娃娃。之后她跟其他几位学生一起听阿杰讲述首个驱寒节的故事。在“蝉联秘诀”中,奥瑟蕾丝和她的朋友们在描述小蝶如何多次蝉联月度教师奖的回忆中出现,并在阿杰和云宝的“感恩母校日”派对上出场。

官方漫画

奥瑟蕾丝出现在《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71期中,与她的朋友们共度噩梦夜[7]

在《我的小马驹:友谊盛会》中,奥瑟蕾丝和她的朋友组成了一个小组并与交换生迅步参加了活动。期间迅步让奥瑟蕾丝对自己变形的能力产生怀疑,好挑拨她和朋友们的关系。但最后他们还是和好如初,并感动了迅步。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84期中,奥瑟蕾丝决定在学校期中考试上跳一段关于小马国历史的诠释舞,但她试着让自己一次性表演许多角色,以至于压力过大而崩溃。在她朋友的帮助下,她简化了自己的舞蹈让自己能表现得更好,而她的诠释舞也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在第87期中,奥瑟蕾丝和她的朋友们短暂地出现,帮云宝黛茜为骓驮达大赛做准备。她同样出现在第88期的封面A上。

在《我的小马驹:节日特刊 2019》中,萍琪派跟奥瑟蕾丝和她的朋友们讲述了一种神秘生物歪角的故事。在奥瑟蕾丝因为有事提前回家后,她的朋友们都以为她是被歪角带走了。

《我的小马驹 x 变形金刚》第4期中,奥瑟蕾丝参加了对抗邪茧女王的邪恶幻形灵和霸天虎的终极对决,以保护水晶帝国的魔法物品免受威震天的劫掠。

《我的小马驹 x 变形金刚II》第3期中,奥瑟蕾丝和其他学生被意外传送到了赛博坦,并遇到了以同样方式抵达的奥塔维亚DJ-3号。他们在山洞里商量回去的方法时遇到了霸天虎声波,而后者的攻击导致了塌方。奥瑟蕾丝以提供她的部分幻形灵魔法作为条件要求声波协助奥塔维亚和DJ-3号。

《我的小马驹:世代交织》第2期中,奥瑟蕾丝和他的朋友们非常欢迎新老师的教学方法。奥瑟蕾丝开始对Pizzelle做一些恶劣的恶作剧。在第3期中,她和银溪在小蝶的课上嘲笑她过于害羞,声称她的教书水平不如Black Belle。在第4期中,她开始变得更加尊敬Black Belle。在第5期中,她短暂遇到了潜入进小马镇的GrackleDyre。在之后的派对中,她与其他学生被黏黏怪所影响的派对彩带攻击,而Black Belle则一反常态地保护他们。

《友谊盛会》中的描述

  • 喜欢嗯,嗯——学习、研究还有冥思。
  • 不喜欢公开演讲!哦,老天,我甚至不敢想象!

故事书

奥瑟蕾丝出现在了改编本《Meet the New Class》的封面上。[8][9]

商业广告

奥瑟蕾丝出现在了宣传视频《Saved by My Friends》中。

软件

奥瑟蕾丝是Budge Studios的手机游戏《Pocket Ponies》的可玩角色之一。她既是游戏开始时六个可选的玩家形象之一,也是游戏内可以获取的战斗角色。

My Little Pony手机游戏

奥瑟蕾丝、未来奥瑟蕾丝和小马奥瑟蕾丝是Gameloft的手机游戏中的角色。在基于“立校多磨”的事件中,她的瑞瑞形态的眼睛与她幻形灵形态的相似。她也是“立校多磨”和“Reflections of Harmony”事件中的BOSS战助手。未来奥瑟蕾丝是“遗形去牦”事件中的BOSS战助手,其中她和她的朋友被迫解决一个会威胁他们友谊的时空悖论。

奥瑟蕾丝

奥瑟蕾丝虽然是友谊学园里唯一的幻形灵学生,但是她很想克服自己的羞涩,并渴望学习很多知识!

未来的奥瑟蕾丝

我们无法预知奥瑟蕾丝的未来会如何——但无论她变成什么模样,我们都能肯定她会找到平静与乐趣。

小马奥瑟蕾丝

她是只小马,还是幻形灵?她两者都是——暂时的!

出场

第八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第九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自“地设一对”一集开始,奥瑟蕾丝被加入到了主题曲的开场动画中。

性格

Ocellus scared of General Seaspray S8E1.png

在Young Six里,奥瑟蕾丝被刻画得非常害羞,和小蝶很相似。为了避免和其他小马接触并融入背景里,她通常会变成自己周围的生物。奥瑟蕾丝也是在几位朋友中最有学术倾向的角色,因为她是他们之中唯一一个记得暮光和小蝶课程的角色。在“魔窟考验”中奥瑟蕾丝展现出对幻形灵一族阴暗面的羞愧,并担心他们无法彻底克服过去的一切。在“古树心芽”中,奥瑟蕾丝表现出对冥想的兴趣和了解。在“兴致使燃”中她表现出对当众表演的恐惧。

相关商品

Enterplay集式卡牌游戏 Friends Forever[10]#3 U、#32 C、#33 R和#82 SR。​[​详列​]​

奥瑟蕾丝出现杂志​[​详列​]​ 卡牌


语录

我们的老师跟我想得有点不一样。
Our teachers are a little different than I expected.

—— “立校多磨(上)

枕头!好棒!这下城堡就会变得舒服多了。
Pillows! How nice! The castle is gonna be so much more comfy.

—— “立校多磨(下)

我希望其他幻形灵也能结识你们。你们也没故事里说的那么奇怪。
I wish the other changelings could meet you all. You're not really as strange as the stories say.

—— “立校多磨(下)”

难道就我没有睡过小蝶教授的《温驯野蛮小动物》这门课?
Am I the only one who didn't sleep through Professor Fluttershy's "Critters of Comfort and Conflict" class?

—— “立校多磨(下)”

有时候,为了排解对新事物的恐惧,我会吹口哨。
Sometimes, when I'm scared to try something new, I whistle.

—— “反面教材

我预习了《小马国各族文化与睦邻交流:第七卷》。
I've read ahead in Equestrian Cultures and Camaraderie: Volume Seven.

—— “按序分配

我绝不会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情!我喜爱驱寒节!留在这儿没法回家过节,我才不要
I would never do something this horrible! I love Hearth's Warming Eve! And I do not want to miss going home for it.

—— “留校联欢

大概因为我的过去太黑暗,它仍藏在我心里,一直等着卷土重来。
Maybe my past was so horrible, it's still inside me just waiting to come out again.

—— “魔窟考验

严格说来,我和银溪变身时也需要魔法。
Technically, there's a magical component when Silverstream and I transform.

—— “废校天劫(下)

我来是因为我觉得这样做能让大家都对我刮目相看。见识到,我变身之外的本领。
And I thought this could be my chance to make an impression on everypony. You know, for something other than changing shape.

—— “兴致使燃

他们教会了我们爱与友谊的真正的力量!我们不能让他们孤军奋战!作为朋友!他们需要我们!
They've taught us how powerful love and the Magic of Friendship truly is! We can't let them stand alone! We're their friends! They need us!

—— “终末之末(下)

嗨,我是……*咕哝 奥瑟蕾丝 咕哝*我是只幻形灵!我还,嗯……非常害羞……*咕哝 咕哝*
Hi, I'm... *mumble Ocellus mumble* I'm a changeling! I'm also, um... pretty shy... *mumble mumble*

—— 《我的小马驹:友谊盛会》 trade paperback introductory页面

图集

Ocellus I remembered it from class S8E2.png

奥瑟蕾丝图集

另见

参考

英文原文:Ocellus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