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蝶和假的小马痘

以下内容涉及《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以及相关商品中出现的和疾病有关的内容。


剧中描述

犬行为

Screwy的犬行为
在“谐律再临(下)”一集中,因为受到了无序魔法影响,麦金塔大哥的举动变得像一只狗。而Screwy在剧集“欲罢不能”中像一只猎犬一样从医院中跑出来,一边发出犬吠声一边追逐云宝黛茜

过敏

天马无畏谎称她对蜘蛛过敏。

在“流言蜚语”一集中,暮光闪闪解释毒笑草的效果时提到过“过敏症状”。 在“三重难题”一集中,余焰据称​[​详列​]​“对某些感情过敏”。 在《我的小马驹:友谊永恒》第32期中,天马无畏说她对蜘蛛过敏,但事实上是她害怕蜘蛛。

蓝流

无序假装生了蓝流。

在剧集“不速之客”中,无序精心策划了一场恶作剧。他谎称因为没有好好“洗蹄子与爪子”而染上了蓝流,并借此要求暮光闪闪韵律公主照顾他。蓝流的“症状”包括毛发和皮肤变成蓝色、打出后坐力可以把患者向后推飞的喷嚏;除此之外,每当他打喷嚏,他就会随机在附近的物品上施加咒语,在剧中他曾经用蓝色的火烧光了附近一棵树上的树叶,还将一整栋房子吹飞。无序声称这种疾病具有高度传染性,在他朝着苹果杰克瑞瑞打喷嚏后,几秒内就将她们的皮毛都变成了蓝色。无序谎称,除了一大堆古怪的疗法外,治疗蓝流的东西是一种巨大而“非常美丽的魔法花”,这种花长在小马国边境的一座小山上,用它在日落时凋落的花瓣就可以酿造舒缓药剂。

豁牙

豁牙。

油嘴在剧集“假戏真做”的《Flim Flam Miracle Curative Tonic》歌曲中提到了豁牙(bridle-bit cleft)这种疾病。他是在看到一只小马歪斜的牙齿后这么说的。

脱毛

无毛的臀部。

油嘴在剧集“假戏真做”的《Flim Flam Miracle Curative Tonic》歌曲中提到了脱毛病,与此同时他向在场的小马们展示了一张屁股上没有毛发的小马图片。

感冒

患了严重感冒的雄马。

斯派克在剧集“冬季清扫”中因为掉进了冰水而感冒;他仅有的发病症状似乎只有打喷嚏。此外,在“连理风波”这集的歌曲中,甜贝儿在谈到车厘子的一个潜在对象的时候提到他得了“严重的感冒”;那匹小马的鼻子通红、眼睛充血,嘴里塞着体温计,头上还顶着热水袋。在Hallmark的My Little Pony Personalized Book [Child's first name] and the Pony Parade A Book Made Especially for You by [From]中,云宝黛茜得了感冒。

集体失忆症

记不起在哪工作的图书馆员Amethyst Maresbury

苹果杰克在“水晶帝国(上)”一集中把水晶小马们的失忆症状描述为“某种集体失忆症”。暮光闪闪和她的朋友们想要找到更多关于水晶帝国的信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借助水晶小马的魔法来保护这个帝国。但是她们发现水晶小马不记得任何事情。一位和暮暮交谈的水晶小马说她不记得黑晶王掌权前的任何事,并且还说尽管他们已经消失了一千年,黑晶王的统治仍然“感觉就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在发现询问这些小马无效之后,M6去到了图书馆。在那里她们遇到了一位图书馆管理员小马,然而她不记得图书馆的历史区在哪里,甚至不清楚她是不是在图书馆工作。最终暮暮和她的朋友们找到了一本历史书,书中记载了她们所需要的信息。在阅读这本书之后她们决定通过举办水晶集市来“重塑爱的精神与水晶帝国的团结,并以此抵御侵害”。

水晶集市成功唤起了水晶小马的回忆,他们还回想起关于水晶之心的事情。而那位图书管理员小马也回想起来她确实在图书馆工作。在这集的结尾,水晶小马们甚至认出了暮暮制作的水晶之心只是赝品。所幸最终真正的水晶之心物归原主,通过它,水晶小马们用自己的魔法又一次保护了水晶帝国。

堕落

梦魇之月的诞生。
堕落的崔克茜?我的天......

在剧集“友谊的魔力(上)”中,梦魇之月被证实是露娜公主的堕落形态,她产生于露娜对塞拉斯蒂娅公主的怨恨和嫉妒。在漫画《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5期故事中揭露了更多关于此事的细节。而在“闪闪公主(上)”的一段回忆中出现了露娜变为梦魇之月的情景。

在“魔法对决”一集中,根据一本主角们找到的书所提供的消息,天角兽护符会给予穿戴者更为强大的魔法力量,但是同时也会“腐化”使用者的心灵。崔克茜得到了这种护符,并用它控制了小马镇。她越来越依靠它所提供的力量,同时也变得更加专横,心怀更多怨恨。因为这种护符只能由使用者自己取下,暮光闪闪用计谋让崔克茜误以为她得到了一个更加强大的护符,并最终取下了天角兽护符。在使用护符的时候她的魔法色是红色的,而在取下护符之后变回了粉色,她的眼睛也不再因受到护符的影响而发红光。

在“心想事成”一集中,斯派克在皇家姐妹城堡中找到一本被施了魔法的书,其中的创造力咒语腐化了瑞瑞并让她堕落。

喉炎

得了喉炎的无序。

无序在“不速之客”一集的歌曲中声称,他在他编造的青流感基础上可能还得了喉炎。与此同时他身上出现了许多花形状的斑点。于是他请求得到水煮南瓜、丝绸围巾、热牛奶和来自Abyssinia的异国甜点作为疗方。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58期中,暮暮提到Magenta Bloom可以治疗义膜性喉炎。

可爱痘

《小马疑难杂症》一书中的一幅插图。
“可爱痘”出现在同名的剧集“可爱谜痘”中。在这一集中,暮光闪闪在一本书中找到了关于这一疾病的描述:“这种麻烦的马瘟在苍马时期折磨着许多小马!任意的可爱标记出现在小马的全身并强迫他们完成相应的天赋!爆发的原因从未被发现,而且可爱痘的消失和出现同样神秘!”剧集中,小苹花因食用过量心之所向的花瓣而染上了可爱痘。她最终通过食用由泽科拉提供的真理之种长出的花朵而痊愈。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种子只有用真实浇灌才能使之萌发。

可爱标记被移除

被移除了可爱标记的小马们。

在剧集“地图之谜(上)”和下一集中,苹果杰克双钻小蝶Night Glider乐天派萍琪派云宝黛茜瑞瑞糖蓓儿暮光闪闪和许多其他小马的可爱标记都被星光熠熠移除了,并被等号替代。Night Glider称这一过程为“可爱标记被移除”。一些小马在可爱标记被移除后会出现毛发颜色变暗、鬃毛和尾巴变短的改变,并且他们的笑容看起来十分之虚假、恐怖、夸张。除此之外,还会产生一些副作用:替换上等号标记后,这些小马们的个性——更具体地讲,与他们的可爱标记密切相关的特殊才能——被严重地压抑了。

智力损伤

在“超威小马”一集中,玛尼亚嘲讽M6道:“看来长期使用折力啫喱还会损伤智力。”

羽流感

在“飓风使者”一集中,一些小马感染了羽流感。起初,云宝黛茜责备雷纹装病咳嗽是因为他不肯与其他小马一起打破龙卷风风速纪录。随后排在雷纹后面的小马盛绽也开始咳嗽了。这样,云宝黛茜又在名单上划去了至少七只小马的名字,其中还不包括据说已经住院的雷纹。另外,在之前的一个镜头中,暮光闪闪使用了一种未知的喷雾喷雷纹来制造“无菌环境”。

前腿短

前腿比后腿短的Coco Crusoe。

滑舌在剧集“假戏真做”中的歌曲《Flim Flam Miracle Curative Tonic》里提到了这种疾病,与此同时还向围观的群众展示了拥有短前腿的Coco Crusoe

因贪婪而加速成长

暴走中的长大的斯派克。

在剧集“生日厚礼”中,斯派克开始贮藏物品并且在短时间内迅速发育。泽科拉对此的解释为斯派克的贪婪正使他“变成怪物”。在这集的结尾部分,斯派克因为瑞瑞让他想起了他曾经的慷慨行为而变回原样。他曾经将一颗为他自己的生日而保存起来的宝石送给了瑞瑞。这种疾病为龙类所独有,或者说,根据斯派克的行为来看,这就是他们的天性。

干草热

暮光闪闪在剧集“可爱谜痘”中提到她在一本名叫《小马疑难杂症》的书中读到过一些“罕见的马类疾病”。而在翻书时她就提到了干草热这种疾病。但除此之外她没有透露其他关于这种疾病的信息。而在之后的剧集“假戏真做”中油嘴滑舌兄弟也提到了这种疾病,并声称他们的药水可以治愈它。

Hoof cough

在“欲速不达”一集中,泽科拉提到了“hoof cough”这种疾病。

侏儒症

一只侏儒马

在剧集“假戏真做”的歌曲《Flim Flam Miracle Curative Tonic》中,滑舌提到了侏儒症这种疾病,与此同时还向围观的小马展示了一幅矮个子小马的画像。这种疾病就类似于现实世界中的侏儒症

巨马症

一只又瘦又高的小马。

在剧集“假戏真做”的歌曲《Flim Flam Miracle Curative Tonic》中,滑舌提到了巨马症这种疾病,与此同时还向围观的小马展示了一幅又瘦又高的小马的画像。这种疾病的名字“horsentery”类似于现实中的疾病痢疾的英文“dysentery”。

荨马疹

一群小病号。

在剧集“心之骚动”中,车厘子班上的几只幼驹因为感染了荨马疹而住院了。患了这种疾病后,小马的皮肤上会出现类似水痘一样的小疱疹。而在现实生活中,与之对应的疾病荨麻疹是一种由感染或过敏引起的疾病,通常表现为伴有烧灼或刺痛感的皮疹样病变。

催眠/心灵控制

另见:幻形灵感染

被无序催眠了的苹果杰克。

在剧集“谐律再临(上)”中,无序催眠了暮暮的朋友们,将她们的皮肤和鬃毛变灰,并让她们表现得和平时完全相反——苹果杰克开始不断说谎,萍琪派变得冷漠尖酸,瑞瑞变得贪婪无比,小蝶变得蛮横无理,云宝黛茜变得不再忠诚。而在接下来的剧集“谐律再临(下)”中,暮暮借助一个记忆魔法让她的朋友们变回了原样。

被幻形灵控制了的伴娘们。

在剧集“皇城婚礼(上)”中,幻形灵的女王邪茧曾伪装成韵律公主,在银甲闪闪身上施魔咒。而在接下来的“皇城婚礼(下)”中,银甲闪闪、星耀圆舞曲以及天琴心弦都被幻形灵控制了心灵,他们的眼睛因此发出绿光。在这一集接下来的部分,真正的韵律公主用她自己的魔法让银甲闪闪恢复了原状。

在剧集“水晶帝国(下)”中,暮暮和斯派克被黑晶王带有魔法的门催眠了,随后看到了最令他们害怕的景象。

地图之谜(上)”中,在由星光熠熠创造的另一条时间线里,黑晶王用心灵控制头盔来强迫水晶小马们为他而战。

在剧集“不得要领”中,星光熠熠用“使役术”控制了她的朋友们,以便一次性完成她的友谊课程。被她控制的小马瞳孔变小、颜色变浅,只会机械地说话。

在电影《小马国女孩》中,余晖烁烁利用谐律精华的魔法控制了坎特拉高中的学生们的心灵。被控制了的学生的眼睛变成浅绿色,而且还会发出类似于僵尸的声音。

在电影《小马国女孩:彩虹摇滚》中,闪耀合声用她们的塞壬歌声控制了坎特拉高中里每一个人的心灵。

在漫画《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23期中,小马镇的小马们连同斯派克被一只名为Cassie的马形水鬼用歌声催眠了。而对这种魔咒免疫的M6的宠物们制定了一个计划阻止了水鬼并且解放了被控制的小马们。

在漫画《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32期中,暮暮使用催眠术把小蝶再一次变成了小蝠。

在漫画《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48期中,无序因为一次天文奇观而被转变成有序,他洗脑了每一只小马并强迫他们统一思想,企图以此来为小马国带来“秩序”。

无端的恐惧

受到惊吓的Peachbottom女士。

在剧集“阴差阳错”中,Peachbottom女士被错当成了小马运动会的评审官,并在进入水晶城堡后开始害怕高高的天花板(天花板恐惧症)和狭小的空间(幽闭恐惧症)。在这一集中,她不断地尝试着跑到宫殿外面去,结果她破坏了水晶体育场并几乎在头被套进花瓶里的情况下跑出水晶帝国

在剧集“驯龙高蹄”中,小蝶因为站在高处而感到恐惧。而在其他的许多剧集里,她还表现出对舞台和表演的焦虑,这点在“飓风使者”和“幕后歌声”中尤为明显。她的部分恐惧起源于她在飞行夏令营中接受训练时受到的欺负,而这些恐惧渐渐成为了她日后的负担。在剧集“运动盛会”中,斯派克在体育场中面对着数量众多的小马时也经历了同样的恐惧。悠悠踢踏也有着和前两者类似的经历,他害怕在观众面前展现自己的踢踏舞才华。在剧集“派对历险”中,暮光闪闪表现出了对玉米奶酪薄饼的无端恐惧。而在电影《小马国女孩:友谊大赛》中,她的人类形象在友谊大赛三项接力赛的射箭项目中也表现得非常恐惧。

黑晶王的诅咒

有害的水晶生长在银甲闪闪的角上。

在剧集“水晶帝国(上)”中,银甲闪闪在侥幸躲过黑晶王的攻击后,因为角上长出了黑色水晶而无法使用独角兽魔法。直到在接下来的剧集“水晶帝国(下)”中水晶之心回到原位后,他的角恢复如初。在漫画《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35期中,黑晶王封印了暮暮的魔法。而在接下来的第37期漫画中,韵律公主的魔法也被封印了。

鬃毛和尾巴的脱落

一只没有鬃毛的小马。

油嘴在剧集“假戏真做”的歌曲《Flim Flam Miracle Curative Tonic》中提到了这种疾病,同时他和滑舌指出了马群中一只没有了(或者说没有了大部分)鬃毛和尾巴的小马。而在剧集“发毁心留”中,瑞瑞同样提到了“女性型脱发”。

石化

另见:Gem Hoof

被变成了石头的暮光闪闪。

一只鸡头蛇在剧集“瞪眼大师”中将暮光闪闪和伊丽莎喙变成了石头。小蝶曾警告过可爱标记童子军不要直视它的眼睛。稍后,她直面了这只鸡头蛇,身体的一部分还被变成了石头,但是她最终通过瞪眼威吓鸡头蛇,迫使它将暮暮和那只鸡变回了原状,而她自己被变成石头的那部分也恢复了原样。随后,暮光闪闪向高兴过头的可爱标记童子军们和小蝶表示她完全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

在“谐律再临(上)”的开头,无序——在被塞拉斯蒂娅公主露娜公主使用谐律精华变成石头很久以后——因为可爱标记童子军在他面前争吵制造出的不和谐而得以逃脱。塞拉斯蒂娅解释道,施在无序身上魔咒因为她和露娜不再和谐律精华相联系而失效。而在剧集“谐律再临(下)”的结尾部分,M6用谐律精华重新石化了无序。

第三季的剧集“以柔克刚”粗略地提及了一些关于被石化后的影响。在M6使用谐律精华释放了无序后,无序提到他听到了塞拉斯蒂娅公主说关于改变他的打算。稍后,无序告诉暮光闪闪他在被石化期间并没有丧失听力。但因为无法活动自己的身体,所以他“转下眼珠子都成了问题”。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尚未明确被鸡头蛇石化与被谐律精华石化之间有任何共通之处。

在第四季的剧集“闪闪公主(下)”中完整地展现了无序在很久以前第一次被石化的过程。

在漫画《我的小马驹:坏蛋是魔法》第1期中,黑晶王爱茉公主变成了一个黑色的水晶雕像并打碎了她。同样地,在漫画《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35期中,他把塞拉斯蒂娅公主和露娜公主变成了石头,而在之后的第37期漫画中把银甲闪闪变成了石头。

毒笑草

永远不要践踏草地。

毒笑草是在剧集“流言蜚语”中出现的一种带有魔力的植物。在接触这种植物后,M6生了不同种的奇怪好笑的病。在这一集中,M6不小心闯入了一片长着毒笑草的地方,并且无视了泽科拉先前的警告,因为她们以为泽科拉只是在威胁她们。这种植物有着巨大的叶子和一个被花瓣包围的球茎,球茎上长着一些雄蕊。总体上讲,整株植物——包括它的茎和叶——都是蓝色的,还遍布着深色的条纹。

就像现实中的有着相似名字的毒葛一样,这种植物会对接触到它的小马起作用,哪怕只是轻轻碰到它。但是根据泽科拉的描述,这种植物不会真的毒害接触了它的受害者;它更像是在接触了它的小马身上开一些表现为身体不适的玩笑。在这一集中这些玩笑神奇地与生病角色的性格特点相对应。鉴于此,斯派克根据M6的症状给她们分别起了相应的昵称。

小蝶在唱萍琪派的歌,因为毒笑草让前者难以吐字清晰。

在这一集中,被感染的小马出现了如下症状:

  • 暮光闪闪的角变得柔软并且长满了蓝色斑点。 斯派克给她起了个“暮光软软(Twilight Flopple)”的昵称。
  • 云宝黛茜的翅膀被上下倒转,并且被移动到了身体的底部,这让她飞行时看起来很搞笑并且经常四处乱撞。斯派克给她起了个“云宝坠机(Rainbow Crash)”的昵称。
  • 苹果杰克被缩小到能放在小马的蹄子上。斯派克给她起了个“苹果迷你(Apple Teeny)”的昵称。
  • 瑞瑞的毛发和尾巴蓬松成小卷,变得很长而且看起来很像拖把。斯派克给她起了个“毛毛(Hairity)”的昵称。
  • 萍琪派的舌头变得肿胀并且上面被蓝色的斑点覆盖,这使她成为了一个大舌头。斯派克给她起了个“喷琪(Spitty Pie)”的昵称。
  • 小蝶的声音变得像雄马一样低沉。她的这种声音在S1E9[1]中是由Blu Mankuma配的,而在S4E14中是由Alvin Sanders和Marcus Mosley配的。斯派克给她起了个“小爹(Flutterguy)”的昵称。

毒笑草带来的不良效果最终在小马们泡了草药浴后消失了。而它的的配方来自一本名为《超自然:简简单单的天然万能药》的书。暮暮在本集的早先时候因为这本书开头三个字听起来不合常理而忽略了它。她看到这本书的时候告诉斯派克:“这本书就是一派胡言!”但这本书确实记载了有效的疗方。

在剧集“幕后歌声”中,泽科拉提到可以将毒笑草叶熬成魔药来帮助小蝶达到想要的效果。于是她用了这种药水来帮助小蝶重新获得低沉的声音以帮助失声的麦金塔大哥,并为梦之声合唱团歌唱。

小说《Daring Do and the Eternal Flower》中,水猿误把一株毒笑草当成了Eternal Flower(永生之花),并因此缩小到老鼠那么大。

中毒

2016年9月初,吉姆·米勒在Twitter上的一个对话中说道:“在我们制作的一百多集剧集里,到底是哪集让你觉得我们会写一个有关投毒的故事?”[2]

食物中毒

食物中毒了的小马们。

在剧集“踢苹时节”中,萍琪派不小心给一些小马提供了一些“恶心的食物(baked bads)”。这使得他们在吃了之后惨遭食物中毒。这种“食物”其实是在睡眠剥夺的苹果杰克的“帮助”下烤走样了的玛芬。红心护士和“Nurse Tenderheart”帮着照料了这些小马,他们在病床上因为痛苦而扭来扭去,脸也变成了绿色,有些小马还呕吐了。

爱情中毒

受药物影响的大麦哥和车厘子。

可爱标记童子军在剧集“连理风波”中制作了爱情魔药,并将其用在了车厘子麦金塔大哥身上。她们从暮光闪闪那里借了一本书,并根据这本书提供的配方制作了一瓶爱情魔药。制作这种魔药时需要在其中混入“一小片云”、“彩虹明亮的光芒”,再用天马的羽毛搅拌。她们骗车厘子和大麦哥喝下了这种魔药,两者因此深深地迷上了对方。不久后,童子军们发现这种魔药其实是一种爱情毒药,并且会让服用了的小马“太着迷于对方的眼眸”而无意打理其他事务。要解除药效,就需要让受魔药影响的两匹小马“一小时不看对方的眼睛”。最终,童子军们竭尽全力做到了这一点,成功解除了药效。

小马痘

另见:小马流感
小蝶假装患上了小马痘。

在剧集“飓风使者”中,小蝶假装自己得了小马痘,想以此打消云宝黛茜试图动员她去帮忙创造一个新龙卷风风速纪录的念头。小蝶“发病”时的症状包括打喷嚏、咳嗽以及浑身长满红痘痘。云宝黛茜用一盆水浇到她身上,冲掉了画上去的红痘痘,“治好”了她的病。这种疾病在《我的小马驹:魔法传奇》第6期中也有所提及。

狂犬病

苹果杰克在剧集“闪闪公主(下)”中形容攫取之种长出的藤蔓时称其为“得了狂犬病的的妖花”。

舌苔

舌头变蓝的Noteworthy。

油嘴在剧集“假戏真做”的歌曲《Flim Flam Miracle Curative Tonic》里提到了“舌苔”这种疾病。与此同时还向围观的小马们展示了一幅图,上面画着一只小马在吐着干涩变蓝的舌头。

后腿短

后腿短的Cherry Berry。

滑舌在剧集“假戏真做”的歌曲《Flim Flam Miracle Curative Tonic》里提到了“后腿短”这种疾病。与此同时还向围观的小马们展示了拥有短后腿的Cherry Berry

足癣

受感染的后腿。

油嘴在剧集“假戏真做”的歌曲《Flim Flam Miracle Curative Tonic》里提到了“足癣”这种疾病。与此同时还向围观的小马展示了一幅图,上面画着一只后腿感染了足癣的小马。

胃痛

受胃痛折磨的斯派克。

在剧集“驯龙高蹄”中,小蝶让天使兔吃慢点,以免“肚子疼”。斯派克在剧集“回到未来”中一直在吃冰淇淋,最终引起胃痛。在剧集“不速之客”中,无序在他装得了青流感时提到“(他的)肚子咕咕作响”。在剧集“石破天惊”中,萍琪派的朋友们在试吃了她的各种岩糖配方后感到胃痛。在剧集“地图之谜(上)”中,萍琪派在吃了大量的劣质玛芬后也感到胃痛。

沼地热

沼地热的分期。

在剧集“欲速不达”中,泽科拉在接触了一种生长在沼泽地里的花朵后患上了沼地热。它的症状包括浑身长满橙色的斑点、咳出泡泡、喷嚏带电以及神志不清。等到终末期,患者就会变成那种树,掉落花朵继续传播这种疾病。沼地热最初被认为是无药可救的,但梅吉·草甸青溪和小蝶相继发现了它的解药——闪电蜂酿造的蜂蜜。

而在现实生活中,“沼地热”是马传染性贫血的别称,这是一种潜在的致死性马类疾病。

肿胀

一只蹄子肿胀的小马。

油嘴在剧集“假戏真做”的歌曲《Flim Flam Miracle Curative Tonic》里提到了“肿胀”这种疾病。因为他看到在围观的群众中有小马的蹄子和后臀肿胀。

Tatzl流感

被tatzlwurm感染而真的生病了的无序。

在剧集“不速之客”的结尾,Tatzlwurm对着无序打了个喷嚏,使得他变成了绿色,还长出了斑点。与他先前假装得的青流感不同,这种疾病是真的,并且使得无序被用泡泡隔离在小蝶的木屋中。The Curse of the Statuettes里将这种疾病命名为“tatzl-flu(tatzl流感)”。

扁桃体炎

发炎的扁桃体。

滑舌在剧集“假戏真做”的歌曲《Flim Flam Miracle Curative Tonic》里提到了“扁桃体炎”这种疾病,因为他看到围观的群众中有小马的扁桃体发炎并且布满了斑点。

腹泻

暮光闪闪在剧集“可爱谜痘”中提到她在一本名叫《小马疑难杂症》的书中读到过一些“罕见的马类疾病”。其中一种疾病就是“腹泻”。然而她只是提到了这种疾病,并没有详细说明。

失声

发不出声音的大麦哥。

在剧集“幕后歌声”中,麦金塔大哥在参加了火鸡学舌赛之后失声了,因此不能为梦之声合唱团歌唱。

在一本德国漫画中,萍琪派在June舞会中因劳累过度而几乎失声。为此小蝶制作了药茶,想用它来帮助治愈萍琪派的病。

僵尸化

漫画《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16期中的僵尸。

在剧集“流言蜚语”中,当暮暮和斯派克发现小马镇街上在大白天就空空荡荡的时候,斯派克害怕有僵尸小马在附近出没。

在剧集“玩笑惊变”中,萍琪派组织了小马镇所有的小马来参与一个恶作剧,意在让云宝黛茜意识到过分的恶作剧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在这个恶作剧中,所有参与的小马在吃了云宝黛茜的恶作剧饼干后举动变得像僵尸一样,并且他们的嘴和牙齿都被染成了彩虹色。这些“僵尸小马”行动缓慢、毛发的颜色变浅、眼睛大而无神,只能发出低沉的呻吟声,并且无比渴求饼干。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16期中,暮暮、萍琪派、云宝黛茜和瑞瑞穿越到了一本空白本子的世界中,并且困在了那里面。萍琪派用她的想象力创造了一个史诗级的幻想世界,她们面对的敌人就包括了一大群僵尸。这些僵尸更接近传统意义上的僵尸,有着残缺而腐烂的身躯。

其他媒体描述

官方漫画

幻形灵感染

另见:催眠/心灵控制

在漫画《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1期的故事“邪茧女王的回归”中,白银勺勺Bittersweet小苹花甜贝儿飞板璐奥塔维亚Sweet Cream Scoops[原文如此 ]天琴心弦DJ-3号等一众小马的眼睛变成了亮蓝色、瞳孔变小、面无表情。在暮暮的日记中,这种情况被描述为被幻形灵“感染”。为了伪装成他们的一员,M6在萍琪派的带领下开始如同僵尸般行走。

内耳炎

在漫画《我的小马驹:友谊永恒》第13期中,甜贝儿得了内耳炎并因此失去平衡感,这使得她不能去马哈顿游玩了。

马流感

另见:小马流感

在漫画《我的小马驹:友谊永恒》第33期中,大部分美酒樱桃的员工“因为严重的马流感而休假”,香甜苹果园“在这次流感大流行开始的时候就已经中过招了”,而野牛布尔狂野西部秀巡回剧团的大部分成员“因为马流感而倒下了”——另外,野牛布尔也得了这种病,并且“病情严重”。这种疾病的名字改自现实中的马流行性感冒

真菌感染

在漫画《我的小马驹:友谊永恒》第21期中,小马镇的小马和泽科拉都因为食用了被真菌污染的干草而病倒。这些染病的小马浑身长满红色的痘痘并且止不住地打喷嚏。泽科拉在被感染后开始胡言乱语,并且说话也不再押韵了。

苔藓感染

在漫画《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58期中,因为一种苔藓污染了供水系统,辔头堡的小马们都染上了瘟疫。这些患者身上长满了蓝色的斑点。梅吉·草甸清溪最终通过净化水源而拯救了小镇。

尼尔森沼泽蛙感染

在漫画《我的小马驹:魔法传奇》第6期中,马里迪恩的居民们因为吃了被尼尔森沼泽蛙皮肤分泌的毒素污染的食物而感染了怪病。这些患者皮肤变绿,长满了深色的斑点,行为举止就像僵尸一样,还发出意义不明的呻吟。

凤凰热

漫画《我的小马驹:魔法传奇》第6期中提到梅吉·草甸清溪治好了在吠城流行的凤凰热。

蓝宝石流感

在漫画《我的小马驹:友谊永恒》第21期中,斯派克提到他在上个月得了蓝宝石流感。他担心会传染给暮暮,但是暮暮告诉他只有龙类才会感染这种流感。

故事书

Comet Tail的诅咒

另见:Comet Tail

小说Starlight Glimmer and the Secret Suite》中提到了Comet Tail的诅咒。这种诅咒据说会让独角兽失去魔法——如果他们试图去修改其他巫师的魔法并且半途而废的话。但是大多数小马认为这诅咒是虚构的。

Gem Hoof

另见:石化

在小说《Trixie and the Razzle-Dazzle Ruse》中提到了“Gem Hoof”这种疾病。 这是一种诅咒,会将任何受害者触碰过的物品都变成宝石。如果任由其发展,这个诅咒最终会将受害者的躯体完全变成一块宝石像。

Inknorance

根据暮暮在小说《Princess Twilight Sparkle and the Forgotten Books of Autumn》中的描述,“Inknorance”是“一种疾病,能抹除被感染书籍的内容,而被感染书籍的内页将会变黑”。

杂志

巨人症

在杂志《Sparkle World》的“The Hero of Ponyville!”故事中出现了斯派克变大的情节;但是,不像在剧集“可爱纪元”和“生日厚礼”中那样,他的基本外形并没有发生变化,只是体型变大了。暮光闪闪将他描述为“巨大的龙宝宝”,并利用他庞大的身躯来冲撞一株带有魔法的植物。在故事的结尾,暮暮用一种魔法药剂淋在他身上,使得他缩小变回原来的体型。

瘫痪

在一本德国漫画杂志中,暮光闪闪苹果杰克斯派克发现萍琪派小蝶像石头一样一动不动。暮暮在一本书中发现,当小马因为期盼某些事情而变得过于激动时就有可能瘫痪。于是她告诉苹果杰克和斯派克,要治疗这种疾病,就要用一种散发着使小马平静的气味的谷物来让她们冷静下来,只有这样才能让她们苏醒。但是这种谷物在小马国并不是随处可见的,它只长在无尽之森的另一头。在走到小马国以外的一片麦田后,她们三个将一些麦粒带回了小马镇,并用这些麦粒升起了篝火,使得瘫痪的两只小马得以苏醒。

小马流感

另见:马流感
另见:小马痘

在杂志《Sparkle World》的故事“小马流感!(Pony Flu!)”中,云宝黛茜染上了小马流感。这使得她身上长出了发痒的痘痘。不过几天后她就痊愈了。

参考


英文原文:Afflictions and illnesses

5.0
1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马生在世,有疾病陪伴就够了。

2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