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茧女王
Queen Chrysalis
种族 幻形灵
人类(《小马国女孩》中和艺术作品中)
性别 雌性
居所 幻形灵王国(从S2E26后到S6E26
身份 幻形灵女王(曾经)
更多信息
眼睛 ¤ 中禾绿色深灰黑色瞳孔
鬃毛 藏蓝色
甲壳 深灰色
背甲 ¤深北极蓝浅绿色的渐变
眼影 深黑色
魔法色 亮绿色
昵称 Snookums、Cr(The Periodic Table of My Little Pony
亲属 幻形灵(孩子)
可爱标记
在金色花边之间的亮蓝色多面水晶之心
(在假扮为韵律公主时)
金色镶边红心
S2E26一个镜头中)
三个红苹果
(在假扮为苹果杰克时)
配音 凯斯琳·巴尔(英语)
名冢佳织(日语)

邪茧女王(英语:Queen Chrysalis)是一只雌性幻形灵,她是第二季剧末第六季剧末官方漫画第一篇主线故事以及Budge Studios的手机游戏《Harmony Quest》中的主要反派。邪茧女王是幻形灵们的女王也是一名变形者,为了催眠韵律公主的未婚夫银甲闪闪侵略中心城并最终夺取小马国,她假扮成了韵律公主的样子。在第六季剧末,邪茧幻形灵女王的身份被罢黜了。

在第九季中,她与提雷克大王以及和煦光流一起加入了格罗迦的阵营以击败主角们并统治小马国。但她最终在第九季末被主角们和她们的盟友合力击败,并与提雷克大王和和煦光流一起被变作了雕像。

发展与设计

《The Art of Equestria》中由Rebecca Dart创作的邪茧女王概念图

邪茧女王这个角色是由梅根·麦卡锡罗布·伦泽蒂还有劳伦·浮士德一起想出来的。[1]虽然在“皇城婚礼(下)”播出时仅被称作“幻形灵的女王”,但在该剧集剧本中她被命名为邪茧Chrysalis),[2]这个名字也出现在了日语版、iTunes和Netflix上的摘要以及玩具、集换式卡牌、各种书籍等其他媒体描述中。随后的剧集以及PonyChat上的第二集也提到了她的名字。第二季剧末剧本中将她描述为“邪茧女王,一只有着多节黑角的黝黑瘦长有翼马。”[3][4]她和其他幻形灵一样都是由第二季主要角色的设计师丽贝卡·达特设计的。[5]丽贝卡在看过“邪茧”这个名字后受到了日本漫画作者水野纯子日野日出志作品的启发,“觉得她应该设计得像昆虫”。[4][6]

在2015年4月22日,画师安迪·普莱斯作了有关《我的小马驹:坏蛋是魔法》第5期的说明,“当孩之宝说想要做有关反派的起源与背景故事的漫画时,我马上就说关于邪茧女王的内容除了我和凯蒂·库克外别无二选。在启动了整个和她有关的漫画系列后,她已经成为我们心底的挚爱了。我非常享受创作这系列漫画的过程……我觉得粉丝们也能感受到它的魅力的……当然我也觉得他们会出现一些疑惑。我们故意没有回答一切想要了解她以及她的虫巢的问题。对于这个角色我们还有更深远的计划,如果一次性把所有的东西都吐露出来未免太没道理了。我们将会去了解她的过去,发掘和她有关的种种大事小事……并看她以自己的口吻告诉暮光她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另外我要提一下我们目前经常被问到的一个情况——这个系列与任何同人理论都没有关系。这系列故事的叙事方向是完全不同的。”[7]

在2016年10月初,吉姆·米勒被问到“我很好奇是不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邪茧的声音没有皇城婚礼时的那种音效了?”他的回答称“是为了清晰度,因为有人担心观众会听不清她在说什么。”[8]

剧中描述

第二季

一个不太高兴的“韵律公主”

邪茧女王最早假扮成韵律公主出现在“皇城婚礼(上)”中,虽然声音和模样都一样但言行却有些不同,这便引起了暮光闪闪的怀疑,然而暮光的朋友们、银甲闪闪还有塞拉斯蒂娅公主都不以为然。在邪茧起先遇见暮光时却没有认出她,这越发引起了暮光心中的不安与怀疑。

在婚礼准备过程中,邪茧都间接或直接地侮辱了暮光的每一个朋友:她在一番虚伪的赞美后扔掉了苹果杰克提供的食物,就她以及伴娘的服饰对瑞瑞提了一大堆要求,还把萍琪派的派对比作是给6岁小孩的生日办的。暮光的朋友们将这一切归咎于她对婚礼的压力上,暮光试图和银甲闪闪在另一个房间探讨这情况时却被邪茧打断了,但在那个房间里暮光目击了邪茧对银甲施法让他翻白眼的情况。

伪装成韵律的邪茧

在婚礼彩排上,暮光指责邪茧为马邪恶并对她做出一番指控,这让邪茧哭着跑开了。银甲闪闪却与暮光对峙并反驳她的指控,说“韵律”只是在用魔法治疗他因护罩魔法造成的偏头痛而已。在朋友们都因暮光的偏执离开她时邪茧回来了。她先是同情地看向暮光,但接着她把暮光拖入了地下,眼睛也因施法而发绿。

在“皇城婚礼(下)”中,邪茧依旧假扮成韵律的样子,并利用地下洞窟的水晶墙的反光嘲笑暮光,说她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在利用银甲。暮光打碎了水晶并透过一条路发现了被那幻形灵女王囚禁的真正的韵律。接下来是一系列由邪茧和韵律所唱的有关婚礼的歌曲。在摆脱了因催眠而看守洞窟的三个伴娘后,韵律和暮光试图在塞拉斯蒂娅公主宣布邪茧和银甲结婚前与她当面对质。

邪茧女王展示出她的真面目

韵律公主宣布说这个冒名顶替者是一只幻形灵,一种能变为小马所爱者的模样并会从他们的爱中汲取力量的生物。在盛怒中,这个冒充者突然变形了并声称自己是幻形灵的女王(虽然剧中没有但剧本中有写她的名字是邪茧)。[2]

邪茧威胁韵律要把她送回洞窟去,并说她一直在汲取银甲对韵律的爱,这削弱了他放置在中心城的防护魔法让幻形灵能趁虚而入。塞拉斯蒂娅公主用角发出魔法攻击邪茧,但由于银甲闪闪的爱,邪茧得以将塞拉斯蒂娅的魔法反弹回去并把她打倒在地,这让包括邪茧在内的在场所有马都惊讶不已。塞拉斯蒂娅虚弱地催促暮光和她的朋友们去拿到谐律精华并用它们来打倒这个女王。

邪茧女王和幻形灵们

幻形灵们冲破了中心城的护罩并追上了暮光和她的朋友们并把她们扭送回婚礼大厅,塞拉斯蒂娅被包裹在了一个悬挂在天花板上的里。女王派她的臣民们去吃东西并唱了一首重奏,这让暮光得以趁机去释放韵律。韵律的魔法打破了银甲的催眠并给了他力量,邪茧嘲笑这种情感,但银甲和韵律的联合魔法将她和所有的幻形灵都弹飞出中心城,它们飞到了遥远的荒原之后那里成为了幻形灵王国[9]

第五季

“重塑时光(下)”中的邪茧女王

在“重塑时光(上)” 结尾,由于星光熠熠和暮光改变了时间线,邪茧征服了小马国,每个小马都因幻形灵变得偏执起来。在重塑时光(下)中她在苹果杰克的伪装下带领一支伏兵袭击了泽科拉的地下反抗组织。

第六季

在“忘形之交”中,邪茧出现在了索拉克斯的回忆里,这个回忆展现出她在“育儿室”里照顾许多只幻形灵的情景,她也被韵律和银甲提起过。在“阴影再临(上)”中,她预谋系统地抓住小马国所有强大的小马,其中包括六主角、斯派克、公主们、银甲闪闪还有凝心雪儿

“阴影再临(下)”中的邪茧女王

在“阴影再临(下)”中,邪茧王座的黑暗力量令星光熠熠、崔克茜还有无序无法在幻形灵王国施法。当星光熠熠和索拉克斯最终到达王座室时,邪茧已经在躺着等他们了,并表示星光没有抓的价值。当被问及她的最终目的时,邪茧说她想喂饱她和她的子民以及按照她自己的邪恶计划去统治小马国。

当星光告诉她还有更好的办法能引导幻形灵们与获取爱意,并拿索拉克斯做范例时,邪茧拒绝听她说话并试图吸取水晶小马们给予索拉克斯的爱意。索拉克斯心甘情愿与邪茧分享爱,魔法爆发开来将他转化为一只充满爱意的多彩生物。随着其他幻形灵也纷纷效仿,邪茧的王座被破坏,她也被打败了。星光试图帮助这位落败的幻形灵女王成为一个更好的虫群领袖并向她伸出了友谊之蹄,但邪茧拒绝了并在逃走前发誓一定会找星光复仇。

第七季

在“良师忠告”中,邪茧被多次提起过。在“逆形忠心”中,星光熠熠提起过她好几次并让幻形灵们想起在她的统治下他们没有自己做选择的自由。邪茧也在“光影对决(下)”中被提及。

第八季

邪茧女王与六主角的克隆体

邪茧女王在“情坚不拆”一集中回归。她伪装成一名摄影师,拍下了六主角的照片并从她们身上各偷走了一根鬃毛。通过这些配方,邪茧用魔法创造出了六主角的克隆体,以希望借此控制谐律精华并创造一个新虫巢。然而这些克隆体并不服从命令,暮光的克隆体还唆使其他克隆体对付邪茧。在克隆体们背叛邪茧并试图为了自己的目的使用精华前,谐律之树认出她们是冒牌货并将她们全部抹除。由于计划失败,邪茧再次发誓要向星光熠熠复仇并离开了无尽之森

在“魔窟考验”中,奥瑟蕾丝出于对“害怕变得和邪茧一样”的恐惧变成了邪茧的模样。

第九季

提雷克、和煦光流与邪茧女王

邪茧女王在“终末之始(上)”中出场,她发誓要夺回自己的王国并毁灭暮光,随后她和提雷克和煦光流黑晶王一同被格罗迦召集,格罗迦提议结盟一同对抗主角六马。在下集中,邪茧女王在亲眼目睹了黑晶王的毁灭后,十分不安,于是和提雷克、和煦光流一起勉强表示臣服于格罗迦。

在“暮影特攻”中,邪茧女王被银甲闪闪提及。银甲和白胡子星璇利用了邪茧王座的残骸来增强中心城的安保力量。

与和煦光流、提雷克大王呆在一起的邪茧女王

在“亦敌亦友”中,邪茧女王对格罗迦几个星期都毫无动向而感到十分不满,而且仍常跟提雷克争吵。随后格罗迦命令她、和煦光流、提雷克团结起来,一起前往无极峰去寻回自己的铃铛。邪茧女王最初试着独自攀爬雪山,但是失败而归。稍后她救下了提雷克和和煦光流,经过一番交流,他们最终在暮光闪闪身上找到了共同话题。最后他们相互帮助寻回了铃铛,但是邪茧认为格罗迦比他们三个都强得多,必须要留一手对付他,所以他们藏起了铃铛,对格罗迦谎称没有找到。

在“节外生枝”中,邪茧女王和提雷克大王与和煦光流为了得知激活格罗迦铃铛、使用其中魔力的方法,他们打算潜入中心城的藏书馆禁区偷取书籍。邪茧参与到了破坏夏日庆典的行动中,利用伪装化名“朽纹裂痕”,说服了组织安排庆典烟火工作的独角兽罢工。她随后同提雷克和和煦光流凯旋而归——偷到了一本描述如何解除铃铛咒印的书。

邪茧向星光复仇

在“终末之末(上)”中,邪茧、和煦光流和提雷克成功地释放了蛊惑之铃中的力量。变得强大的他们随即吸取了格罗迦的魔法,并发现是无序在一直假扮他。在他们征服小马国的过程中,邪茧找到并击败了星光熠熠,并将她囚禁在茧中。她随后与和煦光流和提雷克大王在暮光逃脱后一同击败了暮光闪闪的朋友们。

接下来的剧情中,邪茧和她的两位盟友将暮光的朋友们一一囚禁并庆祝他们的胜利,但他们在如何处置所有魔法的问题上开始互相争执。在其他主角成功逃脱并与暮光闪闪汇合、而小马三族间的混乱导致雪魔再次降临后,三位反派直面六名主角以及她们带来的盟友组成的军队。在最终的战斗后,邪茧的力量彻底枯竭,并与其他两名反派一同被变成了雕像。

在“最后难关”中,未来的中心城城堡里展示了邪茧、提雷克以及和煦光流被击败的玻璃彩窗。他们在暮光闪闪的回忆中也出现在报纸头条上。

总集篇

盛装回忆”再次使用了“终末之末(上)”中瑞瑞解救暮光闪闪的画面。“丰收回忆”则再次使用了“皇城婚礼(下)”中幻形灵们带着被俘虏的主角们前往婚礼大厅的一幕。

外貌

邪茧在“皇城婚礼(上)”整集以及“皇城婚礼(下)”的开头部分都假扮成韵律公主的样子,她的眼睛偶尔会闪着绿色的光,绿色也代替了韵律原本的魔法颜色。

邪茧女王的真面目

在真正的韵律和她对峙时,邪茧就变成了一只像马的生物,这时的她有着扭曲的独角兽角,一对破破烂烂的昆虫翅膀,还变得和塞拉斯蒂娅公主一样高。此外她还有一对锋利的尖牙以及有着细长椭圆形瞳孔的深绿色眼睛。她有着青色的鬃毛和尾巴,腹部有着蓝绿色的几丁质镀层,头戴一顶有着蓝色小球的黑色小皇冠。她的声音带有扭曲的回音,就好像两个声音在不同步地说话一样。但这个特性在她之后的演绎中没有表现出来。她的腿、鬃毛和尾巴上都是破洞,她的四肢与躯干也非常纤细。和其他非小马角色一样,她也没有可爱标记。她的翅膀也和她的身体部位一样充满了破洞,以尖锐的尖端而不是曲线收拢(就像现实中的昆虫一样);当她拍打翅膀时就会发出嗡嗡的声音。自从邪茧女王在“阴影再临(下)”中被打败后就不再戴王冠了。

《我的小马驹:坏蛋是魔法》第5期的回忆中,邪茧以完整的身体和不戴王冠的形象出现了。她盗走了俄里翁王的王冠并把它改造成了现在的样子,她的身体上留下的孔洞是在和塞拉斯蒂娅的战斗中留下的。

在吸收了蛊惑之铃中的力量后,邪茧获得了蹄子和躯干上的盔甲、更大的翅膀以及更新更大的王冠。她的眼睛和独角也变成了亮绿色。

漫画中的描述

IDW漫画中,邪茧女王是《友谊就是魔法》系列前四期主线故事的主要反派,这些剧情发生在本剧第二季之后。[10]她的名字在《邪茧女王的回归》的标题中被确定是“邪茧女王”,小蝶也在第1期中提到了它。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1期中,幻形灵们囚禁了除六主角以外的所有小马镇居民。六主角打败了他们并拯救了除可爱标记童子军以外的所有小马,因为她们被伪装成动物的幻形灵们囚禁在邪茧的国度里。邪茧给了六主角三天时间要她们亲自到幻形灵王国来,同时声称自己开始厌倦吵吵嚷嚷的童子军们了,要求六主角在她失去理智前赶紧过来。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2期中,六主角出发前往幻形灵王国拯救童子军们。邪茧派出一些幻形灵利用一个洞窟将一行马分成了两组,并让幻形灵们变成她们的样子以离间她们。尽管这场面取悦了邪茧,但童子军们依旧让她不得安宁。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3期中,一段回忆揭示出邪茧和幻形灵们在“皇城婚礼(下)”中被炸出中心城后幸存了下来。她因银甲闪闪和韵律公主的魔法变得虚弱,但她和幻形灵们还是通过吞噬它们所在城镇里一种像猫的生物的爱意恢复了力量,并把这座小镇变为临时基地。但即便如此她还是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入侵小马国,她决定在秘书彗星飞过并增强她的魔力时吸取暮光的魔法。

目前邪茧已经揭示出了她的计划,她要在暮光的魔法耗尽后摧毁她并让她的幻形灵们在其他小马情绪高涨时饱餐一顿。小马们逃离了凶恶的捕食者后重新汇合了,但邪茧声称看她们那段时间相互伤害只是个有趣的乐子而已。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4期中,六主角到达了邪茧的城堡,当暮光与邪茧战斗时,其他五主角却被幻形灵们纠缠着。暮光通过在墙上炸出一个洞来显示她的力量,并声称她的力量是通过严格的学习才得到的,邪茧决定让暮光成为自己的学生而不是吸光她的魔法。当邪茧威胁要榨干她朋友们的爱意时,暮光接受了要求,然而邪茧欺骗了暮光。她打算吸取暮光的爱意,再让她去吸取她朋友的爱意。然而当彗星飞过时暮光的力量大涨。她拒绝了邪茧的要求,并在一番长久的战斗后击败了她。萍琪派把邪茧和她的幻形灵仆从们关在了城堡里,并放置了一个她自己的玩偶,这个玩偶会通过不停地问谜语以及唱一首没完没了的歌来烦他们。幻形灵仆从们至少想认真回答它的谜语,而邪茧只是在抱怨。她的翅膀好像受伤了,角也折成了两截,用绷带捆在一起。暮光说邪茧“暂时是”逃不出来了。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10期中,斯派克自制的一个小马玩具就是邪茧的形象。在同一期的第20页,夏季扫除游行和Hoedown中有一个吸引人的画有邪茧和无序的照相板。暮光在邪茧形象的那个洞里露出了头。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12期一百万销量特别封面A上的一本漫画书展现出了邪茧的形象。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13期封面RI中包含了在第4期第1页中出现的邪茧标志。

《我的小马驹迷你系列》第10期的第18页,三个皇家守卫拿有写了“公敌”字样的邪茧的照片。此外她标志性的皇冠出现在了一本杂志的封面以及精英小马理疗馆的目录上。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18期中,邪茧出现在了封面A上,在镜像世界中她的形象出现在了写有“爱”字样的玻璃彩窗上。这个版本的她的角和四肢都没有破洞,有着蝴蝶般的翅膀和小马般的鬃毛和尾巴,还戴了眼镜。在《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19期中,这个版本的邪茧出现在了封面A上,平行世界的黑晶王也提起过她并称她是镜像世界的守护者之一。《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20期的第3期第11页再次出现了把那个萍琪玩偶当沙袋用的邪茧。

《我的小马驹:友谊永恒》第8期的第11页,纪念碑观景台下有一个牌子写着“请在请愿书上签字让邪茧女王列入纪念碑” 并附上了邪茧的签名。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26期第5页的一张皇后牌上有邪茧的形象。

《我的小马驹:友谊永恒》第14期中有提起过邪茧。

《我的小马驹:坏蛋是魔法》第1期中,邪茧出现在Fan Expo零售商独家封面RE上。

《我的小马驹:坏蛋是魔法》第5期揭示了邪茧和幻形灵们的起源;她诞生自一个神奇池塘里的一个以昆虫和骨头为食的食虫植物中。一段时间后她征服了廷马克图和特骡伊的城市,但是她被塞拉斯蒂娅公主打败并被关进了一座火山里。她和幻形灵们通过欺骗一头龙逃出生天。在这篇故事结尾,邪茧又以相似的方式欺骗了暮光闪闪并逃出了城堡。

邪茧也出现在《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30期封面《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31期订阅封面上。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34期中,邪茧率领一群幻形灵袭击了水晶帝国并向暮光再次发起了魔法挑战,但她因为铁血的干扰失败并和其他入侵者一起被俘虏。然而她却兴高采烈地告诉银甲闪闪自己的袭击只是为了把小马们调离城堡。在第36期中,当邪茧了解到黑晶王想要释放荒原影魔的计划后,她带领她的幻形灵大军逃离了水晶帝国,并且丝毫不在乎她的同伙们的死活。

在《我的小马驹:年刊特辑 2017》中,邪茧出现在了普通订阅封面上,并在第一章“暗影天马”中被提到他们袭击了水晶帝国,并在第6章“巨大斯派克”中率领幻形灵们入侵小马镇。

《我的小马驹:友谊永恒》第38期,邪茧出现在了第4页

在《我的小马驹大电影前传》中,第一期第14页风暴大王日记的封面上写有他和邪茧名字的首字母,并在其中一页写有“爱邪茧...”的字样。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68期中,邪茧在第8页出现。在第71期中则出现了梦魇夜的邪茧装扮。在《我的小马驹:噩梦骑士》第1期中,邪茧作为卡牌出现在封面RI上,她也出现在厄里斯公主的赌场里。在第78期中,邪茧出现在第16页。在第84期中,奥瑟蕾丝在学校项目中短暂地变成了她的模样。

在联动漫画系列《我的小马驹 x 变形金刚》中,邪茧为了能找到更多的幻形灵援军释放了传送魔法,却意外地将《变形金刚》系列中的汽车人与霸天虎们带到了小马国。邪茧随后与霸天虎们的领袖——威震天结盟。在第4期中,她与霸天虎们入侵了水晶帝国,期间她威胁称即使她们失败,汽车人与霸天虎之间的战争也将让小马国陷入混乱。在斯派克和钢锁成功修复了太空桥后,邪茧与其他幻形灵被迫撤退,而霸天虎们则被赶回了赛博坦。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100期中邪茧在回忆中短暂出现。她也出现在第101期封面A上。在第102期第5页则出现了她的石质壁画。在最后一页,尽管她和其他两名反派依旧困在雕像中,但在结尾处石化效果正在慢慢消退。

相关商品

2013年的纽约玩具展上展示了有关邪茧女王的玩具发布。其中包括2013年夏发布的美国独家刷毛玩具 "R"。[11]还有一款迷你玩偶。[12]一款《小马国女孩》版本的邪茧女王在插图中出现[13]并以娃娃的形式发售。即将发售的“Guardians of Harmony”系列也有一款邪茧的玩具,这款玩具穿有《我的小马驹:坏蛋是魔法》第5期第10页形象的一部分服饰,并附有旋转弹丸。[14]

邪茧女王也出现在了WeLoveFine的挂画“Chrysalis the Dark Queen”中。

其他媒体描述

故事书

在《My Little Pony:Welcome to Equestria!》中一封由银甲闪闪(和韵律公主)寄给暮光闪闪的明信片上写道“在中心城摆脱邪茧的魔掌后享受这里的时光真是一件乐事”。在《Twilight Sparkle and the Crystal Heart Spell》第1章的叙述提到了暮光闪闪“为了拯救中心城的皇室夫妇打败了邪恶的邪茧女王”。在《小马国女孩》的小说《My Little Pony: Equestria Girls: Through the Mirror》的第3章的叙述中提到没有了暮光闪闪的谐律精华皇冠的情况,“所有的小马都回到了小马镇的家中,王国极易受到攻击。要是邪茧女王什么时候又回来了该怎么办? 又或者黑晶王? 还有其他更邪恶的小马呢? 这可真是个可怕的想法。”

在《Lyra and Bon Bon and the Mares from S.M.I.L.E.》中当讨论到小马国的幻形灵威胁时,天琴看到了一幅邪茧女王的画像。

邪茧也出现在了《Trixie and the Razzle-Dazzle Ruse》中。

雪儿宝宝的亲亲粘画册

邪茧女王出现在《雪儿宝宝的亲亲粘画册》的第一集:“皇城婚礼”中。

公主的魔法教室

邪茧女王出现在《公主的魔法教室》的第五集:“魔法利弊”中。

软件

人类版本的邪茧女王出现在了孩之宝的小马国女孩app中。

邪茧女王​[​详列​]​出现在了Budge Studios的手机游戏《Harmony Quest》中。

My Little Pony手机游戏

在Gameloft的手机游戏中出现了多种版本的邪茧。此外在“A Canterlot Wedding”和“To Where and Back Again”活动中邪茧作为Boss出现,在“Siege of the Crystal Empire”活动中则作为Boss战助手出现。Battle-Armored Chrysalis在“The Cutie Re-Mark: Changelingverse”事件中作为Boss出现。

邪茧女王

她非常地邪恶刻薄,自称是幻形灵中的女王!

战斗形态邪茧女王

要是那件盔甲足以应付“小跑团围攻”,那就足以应付任何军事战役!

爱意元素邪茧女王

这将会是你见过的最有爱心的生物,这只幻形灵诚心诚意地关切你的需要。没错——是你!

Frantic Photographer

等等……这匹小马叫什么名字?我们开始认为她不是中心城历史学会的摄影师了……

HubNetwork.com 上的描述

为了统治中心城,这位变形者女王将自己假扮成韵律公主这样她就能和银甲闪闪结婚。在暮光闪闪揭穿她的真面目前她几乎是逍遥法外。邪茧女王将她的幻形灵大军派来摧毁中心城,但爱侣的真爱之光将她打败了。

The Elements of Harmony guidebook中的描述

邪茧女王 是幻形灵,一群一心只求毁灭与破坏的邪恶生物的的变形者领袖。这个女王甚至利用她的力量冒充韵律公主试图接管中心城进而摧毁王国。

Volume II guidebook中的描述

邪茧女王曾经是幻形灵的统治者,直到她为了得到爱的力量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在这之后即便暮光闪闪试图和她做朋友并向她展示如何用爱领导她的子民,邪茧女王依旧渴望着一件事——报复所有令她求而不得的小马。

PonyChat中的描述

在PonyChat的第二集中,Hannah饰演了邪茧女王。

性格

邪茧女王的笑容

邪茧女王是一个诡计多端、残忍、凶恶,擅长支配其他马的角色,她主要顾虑的是权力以及喂养她的幻形灵子民们。当她意识到暮光闪闪是她计划的潜在威胁时,她就让她的家人朋友们对抗她,并享受着在暮光被关到中心城地下洞窟时嘲笑她的过程。虽然她能通过假扮韵律来愚弄大多数小马,但因为她在“皇城婚礼(上)”中表现出的刻薄和虚伪的行为,她无法愚弄和韵律关系亲密的暮光。

在“阴影再临(下)”中,邪茧怨恨着抛弃虫巢的索拉克斯,并将他视作“叛徒”。她对自己的子民也不屑一顾,认为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什么对他们最好,并认为她的领导地位是绝对的。在吹嘘自己的计划时,邪茧表示自己渴望小马国的每一个小马都按照她的想法做事,这表明了她像渴望权力那样也渴望着支配。

在“情坚不拆”中,邪茧变得更加精神错乱且反复无常。她对自己拍下的暮光一行的照片说话就好像这些照片就是她们本尊一样,还在叙述自己的计划时边跳边唱。她也对造成自己垮台的星光熠熠表现出更深的憎恶,计划利用暮光和她的朋友们的克隆体去毁灭本尊并迫使星光目睹这一切。在“终末之始(上)”的一开始她也表现出了这种精神错乱。

邪茧异常傲慢,对自己的敌人不屑一顾,每当她觉得自己胜券在握时就会习惯性地自鸣得意。尽管能通过盗取爱意获得力量,但邪茧并不了解这份情感的真正力量,在韵律的爱恢复了银甲闪闪的力量时还吃了一惊。

邪茧在数个剧集中也表现出了很高的谋划能力。在“亦敌亦友”中,她对和煦光流和提雷克提议藏起铃铛用于对付格罗迦。而在“节外生枝”中,她设计调拨小马间的关系,试图破坏夏日庆典。

在《邪茧女王的回归》中,邪茧在旁观六主角的内斗时表现出极大的愉悦,还嘲笑苹果杰克和瑞瑞的争执,并对她们的笨拙沾沾自喜。但她也对可爱标记童子军的滑稽动作与笑话表现出极低的忍耐度,她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会去操纵无辜的生物甚至诉诸暴力,这说明她对自己的恶行没有丝毫顾虑。在《我的小马驹:坏蛋是魔法》第5期中,邪茧被刻画得非常狡猾,她能诱骗那些统治者和生物们,其中包括她将暮光闪闪诱进陷阱的行为。还有在《围城·水晶帝国》中,她将自己的盟友们视作工具,随时都能抛弃他们。

漫画画师安迪·普莱斯在2014年2月28日表示“邪茧岂止是个恶棍-她就是个怪物”。[15]

出场

参见:角色出场
示例
在剧集中至少有一次被镜头聚焦
在剧集中至少有一次被镜头聚焦,但没有对话
出场时并非画面重点,或者作为背景出场
在剧集中至少有一次出现在回忆或想象的场景中,但没有在现实中出场
没有实际出场,但是形象以照片、画作或者玩偶等形式出现
没有出场,但是名字或称号被提及
没有出场,也没有被提及
第二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第五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第六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第七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第八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第九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语录

This is more entertaining than anything I've seen in years. What would be more fun than watching six friends become six enemies?

—— The Return of Queen Chrysalis

If I hadn't been watching the pink one for hours, I would think you were making all of that up.

—— The Return of Queen Chrysalis

You three have spent almost three days with me and you haven't figured out how powerful I am? I'm hurt. Really.

—— The Return of Queen Chrysalis

Pfft! Love. Love is fickle. Love can change. Love can be consumed and the leftovers of a heart spit out like seed.

—— The Return of Queen Chrysalis

Shut up. All of you. Just shut up.

—— The Return of Queen Chrysalis

Queen Chrysalis has a nice ring to it, doesn't it?

—— 《我的小马驹:坏蛋是魔法》第5期

There is no story. I was born this way.

—— My Little Pony: FIENDship is Magic Issue #5

I don't care what happens to any of you!

——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36期

I am Queen Chrysalis, ruler of the changelings!

—— Queen Chrysalis Ponymania talking toy

Brush my hair, my dear minion.

—— Queen Chrysalis Ponymania talking toy

希望我没有打搅什么要紧事。
I hope I'm not interrupting anything important.

—— “皇城婚礼(上)

拜托,请叫我米娅摩·凯登萨公主。
Please, call me Princess Mi Amore Cadenza.

—— “皇城婚礼(上)”

你要和我唱反调吗?
Are you disagreeing with me?

—— “皇城婚礼(上)”

中心城地下洞穴,曾经想要将其中宝石据为己有的贪婪独角兽们的家园。而现在…你的囚牢。
The caves beneath Canterlot, once home to greedy unicorns who wanted to claim the gems that could be found inside. And now, your prison.

—— “皇城婚礼(下)

作为幻形灵的女王,为子民寻找食物是我的职责。小马国的爱比我见过的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多。有如此多的爱供我的幻形灵们吞噬,我们将会得到难以置信的力量!
As queen of the changelings, it is up to me to find food for my subjects. Equestria has more love than any place I've ever encountered. My fellow changelings will be able to devour so much of it that we will gain more power than we have ever dreamed of!

—— “皇城婚礼(下)”

银甲闪闪对你的爱比我想象的更强大!他的爱让我的力量甚至超越了塞拉斯蒂娅!
Shining Armor's love for you is even stronger than I thought! Consuming it has made me even more powerful than Celestia!

—— “皇城婚礼(下)”

很有趣,真的。暮暮一直怀疑我的举止,可惜其他小马太沉迷自己的婚礼安排而忽视了这些正确的怀疑!
It's funny, really. Twilight here was suspicious of my behavior all along. Too bad the rest of you were too caught up in your wedding planning to realize those suspicions were correct!

—— “皇城婚礼(下)”

多么温馨又可笑的多愁善感。
What a lovely but absolutely ridiculous sentiment.

—— “皇城婚礼(下)”

为了建立这支弱小的“反抗军”你真是选了个可爱的小村子。看起来美味极了!
What a lovely village you chosen to stage your little resistance. It looks absolutely delicious!

—— “重塑时光(下)

幻形灵的食欲是没有止境的!
The hunger of changelings can never be satisfied!

—— “阴影再临(下)

你根本无法想象我的仇恨,总有一天我会复仇的,星光熠熠!
There is no revenge you could ever conceive of that will come close to what I will exact upon you one day, Starlight Glimmer!

—— “阴影再临(下)”

等我掌控了谐律精华,我要建立新的虫巢。统治陆马、独角兽和天马,我也将再次成为女王,君临天下!
With the Elements under my control, I'll build a new hive of Earth ponies, unicorns, and Pegasi, and I will rule as Queen once again!

—— “情坚不拆

跟班总是败事有余!你给我等着,星光。我必报此仇!
Servants always fail you in the end! Just wait, Starlight. I will have my revenge!

—— “情坚不拆”

你们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打败暮光闪闪和她的朋友们,让他们为窃取我的王国付出代价!
One day, you'll see! I will defeat Twilight Sparkle and her friends! And they will pay for stealing my kingdom!

—— “终末之始(上)

友谊的魔力简直就像瘟疫!一种一传十,十传百的传染病!我曾眼睁睁看着它感染我的巢穴!我不会让自己也着它的道!
The Magic of Friendship is like a disease! An infection that spreads to those around you! I watched it infect my hive! I will not let it get me!

—— “亦敌亦友

“邪茧陛下光荣收复中心城?”这说法我喜欢。
My triumphant return to Canterlot? I like the sound of that.

—— “节外生枝

蠢星光,臭星光。我的死敌哪里藏?
Starlight, star bright. Where's the pony I want to fight?!

—— “终末之末(上)

你知道什么比友谊更强大吗,暮光?恐惧!
You know what's stronger than friendship, Twilight? Fear!

—— “终末之末(上)”

莫非这位身强体壮的猴马怪还会如此惧怕区区一只小马?
Is that big, strong minotaur that scared of one little pony?

—— 对提雷克大王,“终末之末(下)

你们就是不愿接受自己毫无招架之力的事实,是不是?
You just can't accept that you were beaten before you even realized there was a fight, can you?

—— 对主角们,“终末之末(下)”

这是我几年来见过的最好玩的事情。有什么比六个朋友变成六个敌人更有趣?
This is more entertaining than anything I've seen in years. What would be more fun than watching six friends become six enemies?

—— 《邪茧女王的回归

要不是我见过那个粉色的,我会认为这个报告是你自己编出来的。
If I hadn't been watching the pink one for hours, I would think you were making all of that up.

—— 《邪茧女王的回归》

你们跟我呆了将近三天,却还没意识到我有多强大?真伤我心。
You three have spent almost three days with me and you haven't figured out how powerful I am? I'm hurt. Really.

—— 《邪茧女王的回归》

噗!爱?爱是脆弱的。它会变质,最后只留下脓水包围的心。就像烂掉的水果一样!
Pfft! Love. Love is fickle. Love can change. Love can be consumed and the leftovers of a heart spit out like seed.

—— 《邪茧女王的回归》

闭嘴!你们……给我闭嘴!
Shut up. All of you. Just shut up.

—— 《邪茧女王的回归》

邪茧女王听起来挺有味道,不是吗?
Queen Chrysalis has a nice ring to it, doesn't it?

—— 《我的小马驹:坏蛋是魔法》第5期

根本就没什么故事。我就是从土里窜出来的。
There is no story. I was born this way.

—— 《我的小马驹:坏蛋是魔法》第5期

我才不在乎你们的死活!
I don't care what happens to any of you!

——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36期

我乃邪茧女王,幻形灵的统治者!
I am Queen Chrysalis, ruler of the changelings!

—— Queen Chrysalis Ponymania发声玩具

梳我的头发,我可爱的宠儿。
Brush my hair, my dear minion.

—— Queen Chrysalis Ponymania 发声玩具

图集

Queen Chrysalis is Evil S2E26.png

邪茧女王图集

另见

参考

  1. 劳伦·浮士德 (2012-05-02). Comment on fyre-flye's profile. DeviantArt. 于2013年5月23日检索.
  2. 2.0 2.1 Layout artist "Nayuki" (2012-04-21). The Allspark Forums – A Canterlot Wedding. 于2012年4月21日检索. 在本地存档.
  3. 梅根·麦卡锡 (2012-04-27). Meghan McCarthy's answer to a question on Twitter. 于2012年8月21日检索.
  4. 4.0 4.1 Interview with Rebecca Dart - Queen Chrysalis Designer. Equestria Daily (2012-08-20). 于2012年8月21日检索.
  5. Showrunner Jayson Thiessen (2012-04-24). Twitter shoutout to R. Dart. 于2012年4月25日检索.
  6. 丽贝卡·达特 (2012-04-27). Rebecca Dart's answer to a question on Twitter. 于2012年4月28日检索.
  7. Andy Price (2015-04-22). Chrysalis FIENDship is magic page 5. DeviantArt. 于2015年4月23日检索.
  8. 吉姆·米勒 (2016-10-11). Big Jim on Twitter: "@BronyDebates Clarity. There was concern folks wouldn't understand what she was saying.". Twitter. 于2016年11月6日检索.
  9. 雪儿宝宝的亲亲粘画册 第一集皇城婚礼
  10. Cincinnati Comic Expo Interview: Katie Cook. 于2012年9月29日检索.
  11. Timeline Photos. Facebook (2013-02-09). 于2013年2月9日检索.
  12. Upcoming #mlpfim #tfny #tf13 mini figs. Stitch Kingdom (2013-02-09). 于2013年2月9日检索.
  13. Ilona Iske (2015-02-25). Promo for Flower Pattern Brushables Found. All About MLP Merch. Blogger. 于2015年2月25日检索.
  14. Brian Truitt (2016-02-10). Exclusive: 'My Little Pony' debuts 'Harmony' line in fall. USATODAY.com. USA TODAY. 于2016年2月10日检索.
  15. Andy Price (2014-02-28). AndyPriceArt: @_nsdel @SandeepVijayase .... Twitter. 于2014年6月4日检索.

英文原文:Queen Chrysalis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