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igh Anything
Comic issue 12 cover A.jpg
期号 11-12
发行日期 2013年9月24日(#11)
2013年10月30日(#12)
编剧 凯蒂·库克
画师 安迪·普莱斯
凯蒂·库克(#11 pp. 24-25,#12 pp. 24-25)
着色师 希瑟·布雷克尔
嵌字师 尼尔·耶塔克
编辑 博比·柯瑙
另见
图集涉及典故IDW出版社
IDW LimitedIDW出版社论坛
导航

Neigh Anything》是IDW出版社的《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系列的第四个故事线,总第11和12期。故事中,银甲闪闪韵律公主暮光闪闪和她的朋友们讲述了他们的初遇和相恋过程。Gameloft的手机游戏中包含了基于此故事的事件,名为“Presentable in Periwinkle”。

概要

第11期

故事在中心城茶爱的茶房中开始;韵律公主银甲闪闪邀请了暮光闪闪和她的朋友们来相聚。当银甲闪闪提到他和韵律即将到来的结婚纪念日时,小蝶好奇他们两个是如何初遇的。这对夫妻就决定将他们在中心城学院上学期间的故事告诉他们,随后银甲开始了回忆。

在中心城学院的走廊上,马球队队长雄鹿威泽故意绊倒了银甲闪闪和他的死党德克斯特八比特以及领班,引来附近学生们的嘲笑。这个时候,韵律走过来扶起了银甲,她的美丽令银甲深陷其中,让他无法在她面前说清话。

之后,银甲闪闪和他的死党们玩起了角色扮演桌游,但银甲闪闪为韵律所倾倒,完全集中不了注意力。他下定决心要让韵律成为他的特别小马,还要邀请她去参加后面的秋季舞会。德克斯特、八比特和领班都对他们这位朋友的崇高目标表示质疑,但在看见他的决心如此坚定后,还是打算帮忙。

在领班的第一个“初学者挑战”中,银甲闪闪只需要简单地跟韵律说几句话,随后银甲让他们家招聘了韵律来做暮光的保姆。同样的,银甲闪闪在韵律面前一句清楚的话都说不好,但还是尽力说了声尴尬的尖叫式你好。第二个挑战就是要让银甲闪闪在马球锦标赛和游行期间提高知名度,成为全校的焦点。银甲闪闪对此感到不自信,但当他看见韵律跟雄鹿威泽一起坐在马群中时,他的信心瞬间被点燃了。在全中心城学院师生面前,他和他的死党于巡游花车上精心举办了一次演唱,让韵律感动落泪。这位公主为那名勇敢雄驹的表演鼓掌,然而,她的掌声很快就被雄鹿威泽引发的嘲笑声和质问声淹没。银甲闪闪和他的死党只好灰溜溜地离了场。

鉴于情况发展变化,领班改变了他计划中的第三挑战:在马球冠军赛上分散雄鹿威泽的注意力,让他成为全场最烂的球员。不幸的是,他们每一次在背后的破坏都适得其反,让威泽成为了全场最佳球员。最后,威泽抢在银甲闪闪之前,于马群中邀请韵律和他一起参加秋季舞会。银甲闪闪顿时失去了勇气,颓丧地离去,近乎崩溃。

回到现在,萍琪派不敢相信故事的结局会是这样,但韵律公主纠正她:这只是故事的开始。她还称她对某些事情的回忆跟银甲闪闪的有些不同,而他也承认自己进行了些美化。之后,又一次准备好茶和蛋糕,韵律要将接下来发生的故事讲给暮光和她的朋友们……

地牢与巨妖

一个附加的两页番外展示了银甲闪闪和他的死党们玩地牢与巨妖的场景。

第12期

紧接着第11期的结尾,韵律公主将以她的角度来讲述这个故事,从她那天晚上给暮光当保姆开始。

在银甲闪闪向已经开始对他有了些感情的韵律打了声不怎么优雅的招呼后,他跟父母一起去了他的短号演奏会,将小暮光交给韵律照顾。韵律立即向暮光盘问有关银甲闪闪的信息,让暮光明白他们互相喜欢的事实。暮光和韵律绘制了好几张韵律和银甲的对比图表;让韵律欣喜的是,结果表明他们非常合得来。意识到他们两个有许多共同点后,韵律决定让银甲闪闪成为她的特别小马,还要暮光发小马游乐园誓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到现在时,银甲闪闪听后特别震惊,不满地向暮光表示她不该隐瞒这个对他而言特别重要的事情,不过他的妹妹得意地提醒他那个誓言是不可以被打破的,萍琪派也表示赞成。

之后在游行上,韵律被银甲闪闪的盛大表演所震撼。但就在她带动观众鼓掌时,雄鹿威泽对他们表示非常不屑,引导观众对他们进行嘲笑,使得韵律惊讶又沮丧。她决心要找到银甲闪闪,邀请他作为自己的对象参加马球冠军赛后的秋季舞会,随后她听见了车厘子和银甲一位死党的妹妹的谈话。当车厘子表示有兴趣和银甲一起参加舞会时,那个妹妹告诉她银甲闪闪已经有打算邀请的小马了(韵律并不知道她就是那位小马)。在那之后,银甲在马群中找到了韵律,却看见她极不情愿地接受了威泽的邀请。

秋季舞会的那一晚,韵律向她的朋友柠檬宝石钻石玫瑰坦白说他不愿意跟威泽共舞;她想和银甲闪闪在一起。起初,柠檬宝石和钻石玫瑰对此表示怀疑,为什么韵律作为一名高贵的公主会情愿让银甲闪闪那样平淡无奇的家伙做她的心上马,于是韵律就用雄鹿威泽来诱惑她们,她们瞬间改变了想法。在她们三个策划着甩开威泽计划时,银甲闪闪和他的死党也想出了一个计划,来向全校公开威泽的真面目。舞会前不久,当威泽来到城堡接韵律入场时,他的无礼行为让塞拉斯蒂娅公主大为恼火,于是她小声给韵律提议“一有机会就甩了他”。

舞会上,银甲闪闪和他的“舞伴”——穿裙子的德克斯特,瞬间吸引了许多关注。韵律看穿了这个计谋,意识到银甲闪闪其实并没有舞伴;她抓紧这个机会甩开了威泽,前去找银甲。他们两个畅聊了起来,同时八比特和领班在上面不停地转移怒气冲冲的威泽的注意并扰乱他。等到威泽来到他们面前对峙时,学校开始宣布秋季舞会国王和女王称号的获得者:女王是韵律,国王则是威泽。威泽被授予王冠时,当着众马的面嘲讽着银甲闪闪,没想到其他小马很快开始称赞银甲闪闪的正直行为,同时痛斥威泽的骄横无礼。威泽对此嗤之以鼻。结果,韵律快速把王冠从他头上摘下,戴给了银甲闪闪。在威泽被吊到舞厅上面后,银甲闪闪和韵律公主作为秋季舞会国王和女王,开始了他们的首舞,并亲在了一起。

回到现在,小蝶很好奇雄鹿威泽如今怎样了;银甲闪闪说他现在已经变得好多了。就在这时,更加成熟的雄鹿威泽带着已经和他在一起的柠檬宝石进来了。在不同的桌上,银甲闪闪和威泽互相冲对方眨眼,显然关系更加友好。

PTV

在附加的两页故事中,PTV主持Neigh-na Bee列出了本周的前十歌曲:“Bits for Nothing”、“Everypon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Pony in the Mirror”、“Hoofloose”、“Safety Prance”、Olivia Newton Jump的“Let's Get Tangible”、小呆的“Crop It”、A-halter的“Tack On Me”、Prance的“When Birds Cry”以及Rein Astley的“Never Gonna' Give Up You”。

语录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11期

银甲闪闪:这里有什么大一点的……不是紫苜蓿做的东西……么?

Shining Armor: Do they have anything that's not alfalfa sprouts... and so... tiny?
韵律公主:吃点紫苜蓿害不死你。
Princess Cadance: Alfalfa sprouts won't kill you.
银甲闪闪:说不准呢。
Shining Armor: They might.

瑞瑞:能嫁给你的真命天马真的好幸福……唉……

Rarity: It must be so nice to be married to your very special somepony... Sigh...

银甲闪闪:她好像看上我了。

Shining Armor: I think she likes me.
领班:你可真是白痴。
Gaffer: You're an idiot.

领班:让我们为了银甲闪闪的梦中马!

Gaffer: Let's get Shining Armor his dream girl!
银甲闪闪:为爱情!
Shining Armor: For love!
德克斯特:为世界各地的宅马!
Poindexter: For nerds everywhere!
八比特:为天下所有小马的梦想!
8-bit: For everypony who's reached for the stars!
德克斯特:这个有点太戏剧化了吧。
Poindexter: That was a bit much, wasn't it?
八比特:我喜欢戏剧化剧情。
8-bit: I like drama.

领班:你想赢得公主芳心,对不对?

Gaffer: You want to win the princess, right?
银甲闪闪:当然想要。
Shining Armor: More than anything.
领班:那你就得先除掉这头恶龙
Gaffer: Then you are going to slay that dragon.

《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第12期

小蝶:是不是银甲闪闪闯进会场把你抢走了?

Fluttershy: Did Shining Armor sweep you off your wings?
瑞瑞:是不是特别浪漫?
Rarity: Was it romantic?
暮光闪闪:他是不是表现得特呆?
Twilight Sparkle: Was he a complete dork?
银甲闪闪嘿!
Shining Armor: Hey!
韵律公主:[咯咯笑]都是!
Princess Cadance: [giggle] All three!

雄鹿威泽你好啊啊啊!塞拉斯蒂娅公主!或者说塞拉斯蒂娅?既然我跟韵律在约会,那我们就算亲戚啦!

Buck Withers: Helloooo! Princess Celestia! Can I call you Celestia? We're practically family now that I'm dating the fair Cadance!

雄鹿威泽:有好马品就那么重要?我既高又富有,还健壮!谁在乎什么马品!

Buck Withers: Who cares about being nice when you're great looking, rich and good at sports?
韵律公主我在乎。我也只想让银甲闪闪做我的独一无二的特殊小马。
Princess Cadance: I do. And I want nothing more than for Shining Armor to be my very special somepony.

韵律公主:你觉得水晶宫殿怎么样?

Princess Cadance: How do you feel about crystal palaces?
银甲闪闪:你觉得我们先跳一支舞怎么样?我们到时候再讨论宫殿。
Shining Armor: How about we get through our first dance first? Then we'll talk palaces.

韵律公主:后来就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Princess Cadance: And we lived happily ever after.
银甲闪闪:没准不应该用过去式……听起来有点怪。不如说“一直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Shining Armor: Let's not use the past tense when saying that... It sounds ominous. How about "we are living happily forever more"?
暮光闪闪:或者说“幸福地活在当下”?
Twilight Sparkle: Or "living blissfully in the moment"?
银甲闪闪:“生活在无限的幸福之中”?
Shining Armor: "Existing in a state of perpetual happiness"?

英文原文:Neigh Anything

0.0
0人评价
avatar